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bulma,新手必看

我没想到小桃还有这一招,措不及防下倒吸一口凉气,舒服的我差点尖叫出声。

  我还是第一次享受到如此美妙滋味,小桃的频率不紧不慢,每一下都让我舒服到爆。

  这会,我只感觉身体轻飘飘的,如果不是小桃压着,我怕是都要飘到天上去。

  我的手也没闲着,每一次舒爽下都会忍不住用力,而小桃则会发出一声怪叫。

  就在小桃老公身边和小桃做这事,我都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一样。

  我心里既激动又刺激,说不出的舒畅。

  瞅见大建的时候,我只觉得他脑袋上更绿了些。

  其实,我对大建并没有多少好感,只因为他也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明显的看不起我。

  现在和他老婆就在他身边弄,我心里更多的是一种报复性的快感。

  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就要到了,本来准备退出来的,但小桃却死死地按着我的腿,让我动弹不得。

  终于,我舒服地叫出声来。

  我敢说,绝对比我平时自己解决好上千万倍,那滋味真是难以想象。

  小桃给我飞了一个媚眼,然后喉咙一滚,全部吃了,看着我的目光,也温柔了些许,语气似嗔似怨地: “好……好多,差点撑死我了。

  ”看到这一幕,我那儿刚下去又有了反应。

  小桃又惊又喜,然后趴在地上,后面对着我,喘气着说:“好小王,快……快来让我也舒……舒服舒服。

  ”我也正有此意,但就在这时候,耳边忽然传来大建的低吟声。

  我心中一惊,急忙看去,却见大建并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嘴里含糊不清地喊着:“水。

  ”发现大建没醒,我悬着的心总算落下,但是经过这么一打岔,我忽然有点害怕,真担心大建会突然醒来,或是被村里其他人看到。

  “我……我家里还有事先回去了。

  ”我穿好衣服,不顾小桃那幽怨的想要吃人的目光,一溜烟跑回了家。

  经过小桃这么一遭,我不禁对晚上越发期待起来,恨不得马上就天黑。

  晚上我吃完饭正在洗碗,嫂子端着脸盆从我身边经过,看样子是准备洗澡的。

  一想到晚上抱着嫂子洗白白的身子,我就心头火热。

  “小猛,你把这两件衣服给你嫂子送去。

  ”正想坏事呢,听到我妈的声音,我差点把碗给摔了。

  我当然知道我妈这是为了晚上的事情做铺垫,不过这么光明正大地吃嫂子的豆腐我心里还是很扭捏。

  “瞧你那点出息。

  ”我妈恨铁不成钢地瞪了我一眼。

  “钰慧,我让小猛给你送衣服过来,成不?”我心里一惊,万万没想到我妈竟然这么直白,竟然冲着浴室的方向大喊。

  我想着下一秒嫂子怕是要恼怒拒绝,但令我更没想到的是,嫂子居然没出声。

  我不禁有些愣神,而我妈已经将衣服塞到我手里,将我推向浴室那边。

  来到浴室门口,我回头一看,早就不见我妈的影子。

  我敲了几下浴室的门,里边依旧没动静。

  “嫂……嫂子,我来给你送衣服了。

  ”我感觉喉咙好像被什么西卡住了,说话都不利索。

  里边还是没有应声,我心里一横,推开了门。

  浴室内水汽缭绕,像是起了大雾,但我还是一眼看到站在莲蓬头下面的嫂子。

  嫂子全身光溜,热水不断地从光洁而白皙的皮肤滑下,湿漉漉的头发像是瀑布一样,整个浴室都散发着一种让我陶醉的芬芳。

  这会的嫂子就像是光着身子的仙子,美的让我呼吸都乱了节奏。

  这一幕,我不知幻想了多少次,真感觉像是做梦。

  放在以前,我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能和嫂子这样……不知怎么的,我突然想起之前那个高高在上的嫂子。

  和现在相比,嫂子对我的态度简直产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而这一切仅仅发生在两天时间里。

  此刻,尽管嫂子闭着眼睛,却让我忽然有些紧张。

  怕嫂子突然睁开眼,我也不敢多看,连忙问:“衣……衣服放哪?”“放凳子上。

  ”嫂子的声音很柔和,却有点发颤,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激动。

  我弯腰放衣服的时候仔细一瞅,鼻血差点都流了出来。

  放好衣服之后我有点手足无措,也不知道是该走还是该留,又或者该说些什么。

  但是一想到我哥跟我妈说的话,我心里忽然就有了底气。

  我轻咳一声,大着胆子问:“嫂子,要不要我帮你打肥皂?”见嫂子半天没出声,我迟疑了一下,“嫂子,我知道和你这样是不对的。

  但是我不弄的话,我哥和我妈肯定会让你跟别的男人……”说着,我都感觉我哥和我妈的做法有点过分。

  “嫂子,其实今天中午的时候我哥和我通了电话,他说要从我这里借种,我当时没敢应。

  ”我清楚地看到嫂子的身子轻微地颤抖了起来,似乎是有点激动。

  “昨晚你哥打电话的时候跟我说的就是这件事。

  ”我心里很困惑,昨晚要是我哥不打电话过来,说不定我跟嫂子已经好上了。

  但是嫂子接到我哥的电话却将我推了出去,嫂子究竟怎么想的?我实在想不通,索性也就问了出来。

  只听嫂子冷哼一声,恼怒地说:“你哥这是把我当成什么了?生孩子的工具吗?”嫂子苦笑着,“当年那么多人追我,我却偏偏选择了你哥。

  你说,他现在这么做对得起我吗?”嫂子转过身,眼睛红红的,让我不由得一阵心疼,根本没心思去吃豆腐。

  嫂子的质问让我哑口无言,原本火热的心也像被浇了一瓢冷水,张了张嘴想要安慰一下嫂子,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嫂子全身轻轻颤抖着,心里的委屈也全写脸上了。

  我咬咬牙,“嫂子,既然你不同意,我会帮你的。

  ”听了我的话,嫂子突然嗤笑一声,却又苦笑,“你哥和你妈都已经说好了,就算是我们俩不同意又有什么用,他们还是会找别的男人!”我能清晰地感受到嫂子语气里的哀怨与不满,马上毫不犹豫地说:“你放心,我保证不会让别的男人碰你!”在嫂子不信的目光中,我怒哼一声,“如果我哥敢逼你,我就不认他这个哥!”我盯着嫂子的眼睛,却见她突然笑了起来,而且笑的很厉害。

  我有点摸不着头脑,但是马上被嫂子胸前一颤一颤的风光吸引了目光。

  那胸部,完全没有像春桃一样有下垂的迹象,格外的迷人。

  水汽上升,胸部隐藏在雾气里,嫂子长发披肩,简直美的冒泡。

  这时,嫂子脸上忽然一红,上前几步拉起我的手。

  由于口干舌燥,我本能地吞着口水,“嫂子,你……”嫂子轻轻一笑,“你不是说要帮我打肥皂吗。

  ”我急忙点头,抓起肥皂手上一滑,肥皂却掉在地上。

  我蹲下身子去捡,抬头的时候看到嫂子正低头看我,从低处看到嫂子的性感身材,我感觉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嫂子抿嘴一笑,轻轻在我额头点了一下,“傻样。

  ”见嫂子高兴起来,我心里也有了底气,就开始给嫂子打肥皂。

  拿着香皂打在嫂子身上,细腻的手感让我感觉像是触电了一样,说不出的舒爽。

  不知道是肥皂的缘故,还是嫂子的皮肤好,好几次肥皂几乎都要脱手,还是我将肥皂抵在嫂子身上才没有掉落。

  这会,嫂子闭着眼睛,轻轻地咬着嘴唇,看样子好像很享受的样子。

  这下,我的胆子可就大起来了,在嫂子胸口停留好久,嫂子也没有拒绝,只是脸色越发潮红了。

  我心里刚才被冷水浇灭的火,也再次烧了起来,而且越烧越旺。

  嫂子的双腿忽然一夹,我吓了一跳,但下一秒我却很享受手上传来的美妙触感。

  紧接着,嫂子开始缓缓的移动。

  我另一只手也没闲着,在她的腿上摸索着,那滋味简直爽翻了。

  没过多久,她就一抖一抖的,嘴里发出舒服的呢喃声。

  好一会,嫂子才放开我的手。

  我刚站起来感觉腿上一麻,便朝着她压了过去。

  紧接着,嫂子一声怪叫,我也感觉到是那里弄在了嫂子的小腹上,舒坦极了。

  嫂子低头看着我那,然后在我耳边吹了一口热气,“把衣服脱了一起洗吧。

  ”我早就憋的难受,听到这话三下五除二就把衣服给脱了。

  尽管不是第一次和嫂子坦诚相见,但我心里还是激动的厉害,反应也越发的大了。

  嫂子瞪大眼睛,震惊地问:“怎么这么大?”我嘿嘿一笑,“大吗,比我哥的呢?”嫂子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说:“比你哥的大多了。

  ”嫂子的回答让我很是满足,心里别提有多得意了。

  她盯着我那儿,直勾勾地瞅我一眼,“是不是难受的厉害?”我连忙点头。

  她忽然伸手摸了上来,我忍不住怪叫一声,“嫂子,你你……”嫂子抿着嘴没说话,但手上却是来回动作起来。

  或许是沾了肥皂的关系,嫂子的手滑的像泥鳅,可比小桃用手的时候舒服太多了。

  本来我心里还有点不好意思,但嫂子动作一会,我也就安心地享受了起来。

  不过,十多分钟,我也没出来。

  她狐疑地瞅我一眼,“怎么还没出来?我手都酸了。

  ”这会,我可爽的不行,听到嫂子的话,笑嘿嘿地应了声:“可能是我身体好。

  ”“你的身体真好,你哥要有(男女性故事)你一半厉害就好了。

  ”听出嫂子语气里的幽怨,我马上询问:“难道我哥身体不行?”嫂子叹息一声,支支吾吾地说:“你……你哥平时没几下就不行了。

  ”我没想到我哥不仅生不出孩子,连那方面也跟大建那个快枪手半斤八两,也难怪昨晚嫂子发现我在床底后没有第一时间赶我走。

  嫂子眼睛水汪汪的盯着我那里瞧了一阵,一咬牙又继续活动了起来。

  我继续享受,但依然没出来。

  “你这个坏家伙!”嫂子放弃后,就想抬手去打,但落下去的时候却是温柔的抓着。

  我叫出声,一阵冲动没忍住一把抱住嫂子。

  感受到她身上传来的轻微颤抖,我心里激动的要死。

  这次,嫂子也同样哼哼一声。

  

 由于烟盒实在太小,李文龙只好尽量的用大力气给她擦干净一点,折过纸又用力的擦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烟盒太硬了,还是林雪梅那娇柔的实在没受到过这种待遇,她鼻中轻哼了一声,竟然幽幽的醒来了,看到李文龙在抱着自己,有感觉到下面传来的疼痛感,林雪梅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地推一把李文龙,一个把持不住,林雪梅重重的摔倒地上重又昏迷过去。

    “林总。

  林总。

  您醒醒”李文龙丢掉手中的烟盒重又抱起林雪梅。

    此时的林雪梅充耳不闻,没什么反应。

  就算是李文龙伸手拍了拍她的脸,她也只是嗯嗯了几下,并没有睁开眼睛,看样子烧得很迷糊了。

    李文龙知道自己不能再耽搁了,如果不立即去医院,恐怕林雪梅就能出现生命意外,到那个时候,自己可真是跳进长江也洗不清了。

    上帝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啊,李文龙不敢再多想了,能早一点是一点吧。

  用力把林雪梅的裤子一古脑的提上,也不管她舒服不舒服,然后横抱起她,爬出土沟,一路狂奔回到车子上,把林雪梅塞进后座里,李文龙发动车子向前飞驰而去。

    幸好前面不远处就是一个县城,进了县城,李文龙下车拦住一人问清了县医院的位置,也不管什么红灯绿灯了,一路狂奔进了县医院,停下车子探身抱起林雪梅冲进了急诊室:“医生。

  医生。

  快。

  快救人。

  ”  不知道是李文龙大声呼救的声音起了作用,还是这里医生的医德本来就这么好,医生竟然在第一时间从办公室里冲出来了,伸手摸了一下林雪梅的体温,医生面无表情的说到:“病人生命垂危,马上准备抢救,你是家属吧?先去交五千块钱急救费。

  ”  五千块?自己去哪里弄五千块?这可是第一天上班啊!  第一天上班上天就给自己出了这么一个难题,这老天对自己也天眷顾了吧?  但是,这人命关天自己也不能不管啊:“医生,这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身上没带这么多钱,就一千多块”李文龙掏出随身带的一千多块“您看能不能先救人再说,我现在就出去取钱去。

  ”  李文龙还故意把一张建行的银行卡亮了亮,其实他心里明白的很,那上面也就几块钱。

    “行,不过你得快点”医生的话让李文龙心中一阵感动,这年头,医德医风这么好的医生可是不多见了。

    虽然人家说了让快点,就是这,有的人也不给你机会啊!  “谢谢!谢谢!”李文龙一个劲的鞠躬,虽然怀里的人跟自己没啥亲近关系,就冲医生刚才那句话,李文龙觉得自己这躬鞠的也值。

    医生不再理会李文龙,叫上几个护士手忙脚乱的把林雪梅推进了手术室。

    看一眼亮起的急救灯,李文龙转身跑出了医院。

    掌声在哪里?收藏在哪里?大家快来啊!  这人生地不(俩性故事)熟的,就算是借也没地方借去啊!  没啥好办法,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沈建身上了,李文龙掏出手机打通沈建的电话:“沈叔,我这边遇到了点急事,您能不能先借我点钱用?”  “你用这么多钱干什么?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撞车了?”沈建紧张的问到。

    “没事沈叔,我这不是跟着林总出发了吗?林总需要办点事,结果身上没带多少钱。

  ”李文龙只是说到这里,他觉得,沈建不会再问下去的,因为他有这方面的经验。

    “需要多少?”果然,沈建直接问了数目。

    “一万吧!”李文龙揣摩这这一万应该够用了,虽然自己身上没多少钱,但是林总身上肯定有,人家可是二把手的局长,出个门身上能不带个几千块吗?  “把你卡号给我,我现在就找人给你打过去”沈建很痛快的说到,他认为,肯定是林雪梅授意李文龙要这钱的,既然是领导开口了,那自己这个大管家可是要尽快的办好的,尤其是想到林雪梅还有那一层关系,他自是更不敢怠慢了。

    找到一家建行,李文龙侯在那里,等到沈建的电话打过来,赶紧插卡取了钱又跑回医院。

    先去交了急救费,拿上单子急急火火的来到急救室门口,正好看到打着点滴的林雪梅被护士推出来,看样子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李文龙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医生,她怎么样了?”  “高烧已经控制住了,不过,她有些食物中毒,又受了风寒,而且严重脱水。

  现在还没有完全醒过来,需要住院治疗,你去办理一下住院手续吧!”  “医生,这。

  这能不能转院啊!”李文龙急道:“我们就是临近县里的,今天本来要去市里面出差的,没想到遇到了这么一件事,这是我的领导,我们想转回我们县里。

  ”  “转院我没有意见,不过,如果中间出什么意外我可不管。

  ”医生冷冰冰的说到。

    李文龙知道医生生气的原因,这样一个病人治疗下来,他能提成不少呢,如果转到别的医院里,那这到手的钱可就要进别人的腰包里了,你说他能高兴吗?  李文龙看看林雪梅,依然苍白着脸没有反应,想要征求她的意见肯定是不行了,没办法,只有自己做主了,听那医生的口气,现在的林雪梅还没有脱离危险,如果不听医生的,中间真要是出点什么事,自己可承担不起这个责任啊,可是,这林雪梅是女的,真要是住了院,免不了要伺候她吃喝拉撒睡的,自己一个大小伙子如果能干得了这活?就算是自己能干得了,这也男女有别啊!  “到底怎么样,你想好了没有?”医生有些不耐烦了。

    “我。

  我们住院,我现在就去办手续”李文龙没有其他选择。

    等到一切都办理完毕,坐回到床边看着林雪梅,李文龙感觉心力交瘁,浑身上下有一股说不出的酸痛。

    摸摸林雪梅的头部,感觉没有那么烫了,又给她掖了掖被脚,李文龙感觉自己那颗心终于落回到了肚子里,轻松下来,疲惫不可抑制的向李文龙下来,眼皮一阵沉重,趴在床上不知不觉的闭上了眼睛。

    只是,他的美梦并没有做多久,很快,他便被一声训斥给叫醒了。

    “你怎么照看病人呢,这药没了也不知道叫一声。

  ”李文龙是被来换吊瓶的护士给吵醒的,睁开眼睛,却发现天色已经暗下来了,肚子里传来的咕咕的叫声告诉自己,好像晚餐时间到了。

    李文龙打着哈欠伸了一个懒腰,胳膊刚刚举到一半,却见林雪梅睁开了眼睛,吓得李文龙又把胳膊缩了回去。

    “怎么回事?”林雪梅一脸的茫然,自己今天不是要去市里吗?怎么会出现在医院里了?  见林雪梅醒来,李文龙欣喜万分:“林总,您觉得怎么样了?”说着话,又要伸手去触摸林雪梅的额头,见林雪梅皱起了眉头,李文龙把伸到一半的手又缩了回来。

    “我身上的衣服呢?”待到护士离开,林雪梅咬着嘴唇看向李文龙。

    “您的衣服湿了,正在外面楼道里晾着呢!”李文龙没弄明白林雪梅话里的意思。

    “谁给我。

  脱掉的”林雪梅眼睛里写满了敌意。

    “啊,哦”李文龙这才明白林雪梅话里的真正含义“是护士,是护士帮忙换下来的。

  ”  “你有没有在身边?”林雪梅紧接着问到。

    “没。

  我去办住院手续了”李文龙可不敢承认,这玩意儿可不是闹着玩的。

    林雪梅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重又闭上了眼睛,李文龙提到嗓子眼的心刚刚落回到肚子里,林雪梅的一句话又差点让他生出心脏病来。

    “晕倒之前我好像在。

  是你给我。

  ”林雪梅没有把话说出来,不过李文龙知道舍弃的那几个是什么。

    “是我给您擦的。

  ”后面的这两个字,李文龙的声音小的像蚊子一样。

    “你。

  ”林雪梅刚想发飙,看到周围病床上的人,重又把话压回到心底“到底怎么回事?”  凑在林雪梅的耳边,李文龙小声把前前后后的事情给林雪梅说了一遍,当然,滤去了擦那一段。

    “对了,有一个什么萧总一直在打您的电话,后来。

  后来我就把您的手机给关掉了”李文龙这才想起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没有跟林雪梅汇报。

    “我知道了”林雪梅的表现让李文龙很失望,他并没有在她的脸上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你有点食物中毒,又受了风寒,需要住院治疗一段时间”李文龙把医生的话跟林雪梅说了一遍。

    “知道要住院你为什么不转回到我们县里的医院”听了李文龙的话,林雪梅皱着眉头说到。

    “当时您还昏迷着,医生又说出了事他不管,所以我才。

  ”李文龙郁闷到了极点,这为别人着想,却还挨训,自己真是倒霉。

    “你去问问医生,问问他能不能转回我们的医院。

  ”李文龙的解释并没有换来林雪梅的谅解。

    “林总,外面还下着雨呢,您这衣服也没干,我们怎么。

  ”李文龙有点无奈的说到“再说了,我刚刚办了住院手续。

  ”  “你。

  ”林雪梅皱了皱眉头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因为,李文龙说的句句在理,转身看了看周围:“想办法给我换一件病房,要单间,你现在就去办。

  ”  乖乖,还住单间,你以为这医院是你家开的。

  李文龙心里叽叽咕咕的说到,不过,还是不敢违抗林雪梅的话,只是心疼的捂了捂口袋:也不知道这剩下的钱还够不够了?

我不是盲人,但我开了一家盲人按摩店,村里的姑娘都是常客……我叫陈生,30岁了还是单身汉,因为天生眼白多看起来就是个盲人,村里的人都把我当盲人。

  隔壁的寡妇更是对我毫无避讳,她长得娇艳,身材又丰腴,前凸后翘的,可惜这么个尤物竟然放着没人要!天天大晚上的不晓得在屋里干些什么瞎事,那娇娇声儿直勾着我的魂穿过那道墙,看看寡妇深夜中自我安慰。

  没想到我的机会还真来了。

  今晚,我刚躺上床就听到隔壁娇柔的呼喊,那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直听得我心里发痒。

  这么晚了,叫我干嘛?难不成是寂寞了?脑中浮现出李素英那极品身材,心头一片火热,我隔着窗问:“李姐,唤我有啥事儿?”“小陈啊,我卫生间的门好像坏了,你能帮我弄开么?你进屋摸到卫生间门,那有个门栓,拉下就行。

  ”卫生间?我整个人顿时就懵了,喉咙咽了口唾沫。

  这寡妇在洗澡,竟然让我去给她开门,当我是真瞎呐!过去开门就能看到李寡妇那妖娆的身材,我几年没见过女人的身子了,这时候我激动地脚哆嗦,摸着进了她家。

  她家门没锁,村里人都晓得李寡妇的门天天都是敞开的,只要是男人都可以进。

  我找到厕所,那亮着灯,一眼看到了门栓。

  抓着门栓,手不停颤抖,我朝里喊道:“李姐,是我,就是把门从外面打开就可以了么?”“啊…对的。

  ”李素英那声音有些颤抖,似乎在兴奋着什么。

  我看得见,自然是一下子就能打开卫生间,可是我还装作在门上面摸摸索索的,最终放在门栓上,一拉,整个门微微晃动。

  居然没有开。

  我再次用力拉拽整个门,门‘咔嚓’一声,打开门来。

  我就看到李素英面色潮红、上半身穿着遮羞布的站在我面前,一只手拿个胶棒,另一只手捏着围在身上的浴袍,娇滴滴的脸像成熟的苹果,煞是好看。

  看到李寡妇那充满着媚劲的眼眸,我心里一紧血液顿时沸腾起来,顿时就有了反应,我暗叫不好压下心里的火热。

  可那曼妙的身子就在我面前晃悠着,我一个大小伙子,怎么忍受得了?我注意到她手中的胶棒,上厕所拿个胶棒,难道……“多亏你啊小陈,要不然我还不知道怎么出去呢!”我点了点头,心说不亏不亏,没想到晚上还能看到如此美妙的景色,哪里会亏。

  李素英朝我走来,一股迷人的芬芳扑面而来。

  当李素英靠近我,我清楚的看到她看向我下方那震惊的眼神,(男人抓胸将机机桶美女口述)嘴巴大的差不多能够放下一个苹果。

  我从小天赋异禀,村里的男人无不羡慕。

  我连忙捂住下方,故作一脸难受的样子。

  “李姐,我尿急,能不能在你这撒一泡尿?”“可以可以,需要我帮忙么?”“不用李姐,我自己可以的。

  ”我关门走了进去,侧对着门,然后拉开拉链,我余光瞄到李素英将门偷偷的打开一条缝偷看我。

  我瞅见李素英目不转睛的盯着我那儿,嘴巴张的老大,一脸惊讶的样子。

  话说李素英老公也死去五六年了,这五六年估摸着都没有男人碰过,这么多年她应该很寂寞。

  我故意没尿进便池,再度看向李素英,却发现她的一只手在自己身上游走,原本手上的胶棒也不见了……我见状,内心更是像被火炉烤着一样,浑身都发烫了。

  尿完我穿好裤子,拉上拉链,摸着墙壁走了出来,我看着近在咫尺的李素英,咽了一口唾沫。

  她目光火热的看着我下方,捂着胸口的左手还在轻轻的动着,此时手上的胶棒却是不知道哪里去了。

  “李姐,没有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我多想接着再看李素英那丰腴的身子,但是作为盲人的我不能在这多待。

  “要不进来喝口水吧!今天怪麻烦你的,大晚上的还把你叫过来。

  ”李素英见我要走,顿时就有些急了,连忙开口说道。

  我听到她说的话,心里顿时就乐开了花!大半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对象还是一个寂寞多年的寡妇,这怎么能不让我乐开了花。

  我故作犹豫。

  李素英却是双手直接拉着我的胳膊,往屋里面走。

  她双手拉着我的胳膊,紧紧抱着我的胳膊,温热、美妙的触感把我的心都变软了,止不住的掀起一阵阵旖旎。

  “李姐,你的胳膊好暖和。

  ”我歪头看向李素英,说道。

  李素英低头一看,脸瞬间再度红了一个层次,因为她的胸口死死挤着我的胳膊。

  进了房间,李素英果真给我倒了一杯水,然后进入到房间,过了一会儿出来,穿了一身轻薄的衣服。

  坐在我面前,一双媚人的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我,跟我聊一些家常。

  “你冷么?”李素英眼睛瞥了一下我那儿,稍稍抿嘴,然后问道。

  我摇摇头,紧了紧双腿。

  我哪里是冷,我就是太热了,浑身燥热,满脑子都是之前看到的李素英的跟棉花一样的身子。

  “姐姐给你去拿件衣服,你等一下啊!”李素英站起身,冲着我说道。

  我一听,连忙摆手说不用了。

  可这一松手,我压着的地方登时就抬了起来。

  李素英眼睛瞪得老大,禁不住的捂嘴,似乎还在惊讶我的过人之处。

  “那…那好吧。

  ”李素英坐下,只不过一直在抿着嘴,眸子充满着迷人的情意。

  我浑身酥痒难耐,心中那一团火起来了,越压就越旺盛。

  李素英端起一杯水,递到我面前,我刚打算伸出手去接,就看到她故意一歪,将整杯水倒在了我的大腿上。

  “哎哟哎哟!没事吧小陈,都怪姐姐手笨,姐姐给你擦干!”还没等我开口说话,李素英立刻就半蹲下来,用手拍打着我裤子上的温水。

  我低头看着李素英,那乌黑的长发披在肩上,身前的撑得衣服像要爆开一样,随着她的动作起伏着。

  看的我一阵晃神。

  少妇的身材就是好,这根本无法掌控吧?李素英拍着拍着就开始往大腿里走了,衣服不是宽松的,每一次拍打,我都能感受到一点点的牵扯感,让我感觉越发的强烈。

  李素英浑身颤抖,我微微歪头,却发现她的手又开始在自己身上游走起来了。

  “李姐…”我叫了她一下,李素英却是直接一把手抓住了我……“李姐…你,你在干嘛?”我脊背顿时就传来一股贯彻全身的电流,让我呼吸瞬间就急促了起来。

  “小陈…姐,单身很多年了…”李素英颤抖的幅度越来越大,另一只手也伸了过来。

  因为我那儿根本不是单手可以操控的。

  “不是,李姐…咱们两个,不能……”我双手扶着板凳,上半身僵直着,一动不敢动,声音颤抖着。

  心头仿佛有无数个蚂蚁在乱爬一样,全身的骨头都要酥了!“姐真的受不了了…已经五年没有体验过那种滋味了…”我陡然间浑身一紧,感觉快透不过气来了。

  “嘎咋!”就在这时,院子里忽然传出声响,原本蹲着的李素英忽然间站起身,一脸惊慌,小脸吓的煞白,连忙把我拉起来,然后进入到她的房间,对我说了一句不要出声,就立刻关门出去了。

  我一愣,心想发生了什么?环顾四周,屋里很整洁,床上就一个枕头,一张凉席,桌子上面也只是一盏台灯还有一本书,我走上前去,男女相拥缠绵的春图展现在我眼前。

  居然是一本禁书!我还发现桌子下面有胶棒,此刻我瞬间就明白了之前刚出浴室的时候为什么李素英手里拿着这东西了。

  合着这都用上这些假东西了!这得多寂寞啊?!正当我打算瞥几眼那本禁书的时候,屋外突然传来一声碰撞声音。

  我连忙跑到门前,打开一条门缝,赫然就看到村长的儿子齐三站在门口。

  “你怎么又来了?我之前就跟你说过,我不会改嫁的!死了你的心吧!”李素英一只手紧捏着领子,面如寒霜。

  齐三一脸狞笑,竟是直接脱去了上衣,搓了搓那跟怀了七个月的孕妇一样的啤酒肚,大步朝着李素英走过去,李素英步步后退。

  “让你改嫁,嗝儿!是给你面子,别特么给脸不要脸,老子今天就强了你,让你体验一下男人的滋味!”齐三显然是喝了酒的,面色潮红。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e.aspx?2884.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e.aspx?5732.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e.aspx?1945.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e.aspx?4917.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e.aspx?6062.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e.aspx?4507.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e.aspx?7161.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e.aspx?10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