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3d 動漫,新手必看

被她这样注视着,我的脸不免有些发烫,但还是看着何冰说道:“你身体里的寒毒已经祛除了八成,剩下比较顽固的两成,你每星期来找我一次,一个月内我帮你彻底根除掉。

  ”何冰红着脸点点头,接着从一旁的LV包包里掏出一沓厚厚的百元大钞递给我,说道:“多出来的给你当小费,不管怎么说,这次多谢你了。

  我感觉现在身体轻松了许多,估计今晚也不会那么疼了。

  ”我从那沓厚厚的百元大钞中抽出了几张,将剩下的推了回去。

  面对何冰不解的眼神,我淡然笑道:“我只拿我该拿的那一部分,多出来的一概不要。

  ”何冰临走之前问我的名字和电话号码,我就知道她已经对我另眼相看了。

  何冰说过两天还会来找我治疗,临走的时候那些复杂的眼神,带着一丝幽怨,又带着一点不舍…..关门下班之后,我回到家中做饭,想着楚潇潇今天晚上不用直播,于是跑到楼上敲了敲门,房门打开,楚潇潇青春靓丽的身影,再次出现在眼前。

  一袭洁白长裙,乌黑柔顺的秀发,随意的披在肩头,柔美中带着几许慵懒。

  “你吃了吗,我今天菜买的有点多,没吃的话可以去我那。

  ”我问道。

  “还没有呢。

  ”楚潇潇说道。

  “那去我那里吃吧。

  ”带着楚潇潇到家,我让她坐沙发上看电视,自己进厨房了几个拿手的小菜。

  不一会儿,一道色形兼备的小炒肉,和黄瓜炒火腿肠,西红柿蛋花汤就上桌了。

  楚潇潇闻着香味就跑过来,直接用手抓着块炒肉丢尽嘴里,直呼好吃。

  看到楚潇潇还想继续抓肉,赶忙用手拍打那只作祟的手,笑骂道:“你别这么着急啊,又没人跟你抢,先去洗洗你的小爪子。

  ”在餐桌上,我静静的看着楚潇潇大快朵颐,有时还会帮她夹菜,看着饭菜一点点被消灭,心里满满的成就感。

  晚餐过后,楚潇潇宛如家庭主妇一般,快速收拾起碗筷,还让我休息一下,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但是没有过多久,楚潇潇却快步的走出了厨房,脸上浮现淡淡的痛苦之色。

  “潇潇你怎么了?”我焦急的问道。

  “我的肠胃溃疡又犯了。

  ”楚潇潇稍带痛苦的说道,准备回家拿药。

  爷爷从小让我背诵的那本医书上就记载了这种病的状况和治疗方法,稍微一想就出现在脑海中。

  肠胃溃疡,有着极为明显的规律性,餐后疼痛,是典型的临床症状。

  除此之外,恶心、呕吐也是比较常见的症状。

  西医治疗,以抑酸抗菌为主,前期也可以治好,但在这种慢性病的调理中,中医却占有明显的优势。

  尤其是对于眼下的恶心呕吐、及疼痛的症状,我的针灸治疗更是占尽优势。

  “潇潇,你还是别吃药了,那个见效慢,你忘了你面前就站着一位医生吗?”“你有什么好办法?”楚潇潇一脸疑惑的问道。

  “针灸啊,我给你针灸一下,保证立马就不疼了。

  ”我信心满满的说道。

  这种慢性病,一直吃药让楚潇潇一直很厌烦,看我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心里想着不妨试一试。

  楚潇潇看着我,问道:“真有那么神奇?”“骗你是效果,你躺下,给你针灸完立马见效。

  ”楚潇潇心里犹豫了一会,停下了去拿药的脚步。

  我仔细给银针消好毒,正准备动针之时,才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治疗呕吐,最好的穴位是神封穴,而这神封穴的位置又极为特殊,位于胸上的蓓蕾旁边。

  我深呼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尴尬,赶走脑海的浮想联翩,正色道:“你脱掉衣服才可以针灸。

  ”“为什么啊?”楚潇潇好奇的问道。

  “因为…..因为我要针灸的地方比较特殊。

  ”我一本正经道。

  “什么意思啊?”楚潇潇追问道。

  心里鼓气道拼了,我注视着楚潇潇凸起的双峰,认真的辨别起神封穴的位置,但落在楚潇潇眼中,这个举动却异常猥琐。

  然而,来不及等她开口,我右手食指重重的点在楚潇潇右边弹性惊人的凸起上,我认真的说道:“我要针灸的穴位在这。

  ”楚潇潇立马羞红了脸,娇叱道:“流氓!”“我…..我冤枉啊。

  ”我憋屈的说道。

  我为了让楚潇潇相信我说的话,连忙发誓道:“潇潇,我发誓我真不是为了占你便宜,如果我是为了占你便宜,罚我以后娶不到媳妇。

  ”在我认真的指导下,楚潇潇又一次躺在了沙发上。

  “潇潇,我要开始了。

  ”我认真道。

  楚潇潇不由自主的一阵紧张,她满脸羞红,细声细气的说道:“可以不脱吗?”“潇潇,放轻松点。

  ”楚潇潇没再开口,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并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美艳动人,面若桃花,双目紧闭,完全一副任君采劼的姿态,顿时,我平静的心又蠢蠢欲动了。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双手缓慢而坚定的伸向了衣服领口。

  随着双手不断的接近,我的呼吸愈发的急促起来。

  一股浓浓的暧昧之意,在房间里弥漫开来。

  我缓缓弯下腰,急促的呼吸,如滚烫的气流,拍打在楚潇潇的脖子上,让她变得更加紧张,双颊一片潮红,仿佛要滴出血来一般,也使的楚潇潇更加的诱人。

  我的双手颤抖的解开了第一颗扣子,内里的风景已经暴露在我的视线当中。

  我接着慢慢解开了第二颗扣子,粉红色的内衣,包裹着波澜壮阔的酥胸,蛮横的冲击着我的视线,让我鼻孔喷出一股炙热的气息。

  再看楚潇潇,紧张的双手扣在一起,全身笔直僵硬,一动不敢动。

  为了能准确判断出神封穴的位置,我不得不伸出手去,缓缓伸进了内衣里。

  软、弹、滑这就是我心里最大的感受,触碰到的那一瞬间,就如触电一般,身体变得僵硬起来。

  “心正是行医的基本原则”这是爷爷最常说的话,如晨钟般敲响在脑海中,我狠狠的咬了咬舌尖。

  清晰的痛苦,祛除了心中所有的杂念,目光都变得纯净起来。

  这一刻我才感觉自己像一位真正的医术,楚潇潇只(草船借箭的故事)是我的一位病人。

  我缓缓掏出银针,精准无误的扎在了神封穴上,为了能起到更好的治疗效果,我开始在神封穴旁慢慢的按摩起来。

  我确实是在按摩,可落在紧张不已的楚潇潇心中,却是在摸。

  一开始,我在一丝不苟的按摩,但随着按摩的继续,在那欲罢不能的滑嫩,和惊人的弹性冲击下,我隐隐有些把持不住。

  按摩的范围在逐渐扩大,渐渐蔓延到了整个部位,我那不安分的手掌,也渐渐延伸到了那最敏感的部位。

  伴随着按摩的持续,一种异样的酥痒渐渐涌上楚潇潇心头,她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让人血脉喷张的娇喘声,此起彼伏。

  美妙的时光总是稍纵即逝,虽然恋恋不舍,但还是结束了这次的治疗,随着银针的拔出,楚潇潇羞涩的坐起身来。

  “谢…..谢谢李哥你的针灸,我肠胃真的不痛了,要…..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楚潇潇说着就仓皇逃离了。

  我不由自嘲的笑了笑:“我有这么吓人吗?”夜晚躺在床上,脑海里久久不能忘怀楚潇潇那迷人的娇躯,心里一阵燥热,一夜无眠。

  

但老赵此时理智还在,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于是他赶紧站稳身子,把手从小姑娘的高峰上收了回来,连忙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小姑娘则是等老赵彻底站稳之后,才收回自己的手,然后转过身去有些害羞的说道:“没事爷爷,都是我不好,害您摔跤了。

  ”老赵则是也赶紧转过身去,说道:“你赶紧把衣服换上吧。

  ”不一会,小姑娘就换好了衣服,搀扶着老赵从浴室出来了。

  “小姑娘,你叫什么呀?”再被扶去卧室的路上,老赵开始打听起小姑娘的情况了。

  “我叫江思思。

  ”江思思清脆的回答道。

  “哦,那思思啊,你怎么不回家洗澡,找到我这么偏的地方借浴室呀。

  ”老赵疑惑的问道。

  “因为……”江思思在这里有点欲言又止。

  老赵见她不愿意说,便也不强迫,笑呵呵的说道:“没事没事,你要是真没地方去,就到我这先住下,我姓赵,你以后就叫我赵爷爷吧。

  ”听到老赵这么说,江思思一改自己低落的情绪,高兴的抱着老赵的手臂摇着说:“谢谢赵爷爷。

  ”由于江思思此时穿的还是她刚来的那件单薄的体恤,那丰满柔软的感觉顿时通过老赵的手臂传递到了他的大脑里,顿时老赵原本平静下来的内心又被江思思给撩拨的燥热了起来。

  于是他赶紧对江思思说道:“前面就是卧室了,人老了就是不行,这摔了一觉这腿脚就不行了。

  ”听到老赵这么说,江思思则赶紧停下自己剧烈的动作,柔声说道:“对不起爷爷,都怪我,待会我给你揉揉腿吧。

  ”进了卧室,江思思把老赵扶在床上坐下,便开始准备为老赵揉腿。

  “思思,真是麻烦你了,都怪我这双腿不争气,摔了一觉就不能动了……”“但是我自己按摩不方便,所以只能麻烦你,希望你别介意……”老赵有点歉意的说道江思思赶忙说道:“赵爷爷,这是我应该做的,刚才要不是我你也不会摔跤的。

  ”说着,江思思稍稍提了下裙摆,蹲在床边。

  由于是大夏天,老赵下就穿着大裤衩,整个小腿都露了出来。

  江思思在老赵的指点下,双手附在了他的小腿上,开始慢慢揉动起来。

  感受着那双温润的小手在腿上摩挲,老赵又忍不住的开始亢奋了。

  尤其是想到刚才那双小手还爱抚在江思思身前那两簇饱满上,他更加兴起,情不自禁的将目光投向江思思身前。

  透过宽松的衣领,老赵正好看到了里面的曼妙风光。

  近距离的观看,那地方似乎更大了,视觉效果惊人,仿佛要把他魂儿给吞进去似的!他那里已经完全不受他的控制了,就跟注射了膨大剂似的,瞬间撑的老高,几乎把裤扣都给崩开。

  江思思这时候依旧在埋头帮他按摩小腿,根本没有注意到。

  这不行啊,老摸小腿有什么意思,得摸摸我大腿,顺便让你见识下我的本钱!“那什么,思思啊,主动脉是恢复的关键,主动脉在大腿上,得多按按。

  ”老赵这时候起了龌龊心思,但嘴上却说的一本正经。

  江思思正专心致志的按摩小腿,生性淳朴的她听到这话也没多想,开始往上面按。

  结果双手刚触碰到老赵的大腿,她就看到老赵的裤子被撑的老高老高,好像就要破了似的。

  江思思当时就羞到不行,脸上火辣辣的,赶紧低下了头。

  她明白,老赵肯定是因为两人有了身体接触才会这样儿。

  但是那种巨大的视觉冲击实在让她心里有些发慌,脑袋里更是一片糨糊。

  她什么也不敢想,眼下只想着赶紧帮老赵把腿按摩完,好逃离这种尴尬的处境。

  见江思思没有什么过激反应,只是羞红着脸低下头继续按摩,老赵心中大喜。

  看来江思思并不反感他那里,甚至还有可能对他那里馋得慌。

  在这种念头的驱使下,再加上那双温柔小手在大腿上的抚弄,老赵更躁了。

  他觉得,跟江思思弄一弄的希望更大了,他要加把劲儿!在江思思羞红着脸蛋儿给他按摩腿的时候,他又泛起了花花心思。

  江思思完全不知道老赵早就盯上她了,她强忍着不去看老赵那里,低着脑袋,心思杂乱的按摩了十分钟。

  她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毕竟眼下处境太过尴尬。

  她正想问问老赵是不是可以了,却突然听见一阵‘砰砰’的捶打声在面前响起。

  她有点不明白老赵捶打床干什么,可又不敢抬头看,惟恐看到那暴躁的物件儿。

  于是江思思闷着头问道:“赵爷爷,你怎么了?”但是在她询问完后半点动静都没有,甚至连捶打床的声音也消失了。

  她忍不住心里好奇,抬头一看,发现老赵正大口贪婪地呼吸着,脸色闷红,几乎都成绛紫的颜色,像极了电视上那些被人掐住脖子好久才松开的人。

  “赵爷爷,你这是怎么了,没事吧?”江思思被吓到了,连忙询问。

  老赵也不说话,一个劲的大口喘气,手掌还不停拍打着胸前。

  这可把江思思吓坏了,不知道老赵到底出了什么事。

  在她紧张的连番询问下,老赵过了近一分钟才把气喘匀,悠悠地作出解释。

  “我有心脏骤停的毛病,刚才拍打是向你求救,还好缓过来了,差点活活憋死。

  ”江思思吓了一跳,心脏骤停这毛病她以前在电视上看过,两三分钟不喘气人就憋没了。

  所以她心里特别愧疚刚刚没有发现老赵的异常,“对不起对不起赵爷爷,我真不知道你有这病……”江思思还想说些道歉的话,老赵却大方地摆摆手,“没关系的,思思,这不怪你,你今天才来,只怪我自己没来得及跟你说清楚。

  ”听到这话,江思思心里更加不好意思了。

  明明赵爷爷对自己这么照顾,还给自己留宿,结果自己居然没发现赵爷爷的求救,她很愧疚。

  “思思啊,你会心脏复苏吗?我下次犯病的时候,你帮我做心脏复苏就好。

  ”老赵突然问道。

  江思思赧然的摇摇头,但她随后就表示,“不过我可以去学。

  ”老赵等的就是这个,心里顿时乐开了花。

  “那就我来教你吧。

  我先把你当病人给你示范一次,等下次我犯病的时候,你按照我的示范来做就行了,可以吗?”老赵询问道。

  “好!”江思思想着这是救人的事,也没多想,直接点头答应了。

  随后,老赵就招呼着江思思躺在自己的床上。

  “你躺在床上,仔细看我手的姿势,然后用身体去感受我的力量大小。

  心脏复苏时按压的力量太大不行,太小也不行,你得仔细感受。

  ”听说要躺在床上,又看到老赵双手重叠后十指交扣的动作,江思思想起了电视剧中的情景。

  那些施救者就是这种手势,然后按压在病人的胸口。

  想到稍后老赵要把手按在那儿,江思思那张精致的脸蛋儿一下子就变得通红。

  她有些难为情,毕竟那么敏感的地方,跟老赵也是头一次见面,她想拒绝。

  可是一想起刚才老赵发病的状况,想起因为自己的缘故差点害死老赵,她又很愧疚。

  在羞涩与愧疚的纠结中,心地善良的她终究选择了后者。

  躺在大床上,江思思深吸了口气,又看了眼自己高耸的身前,最终羞羞的闭上了眼睛。

  她劝慰着自己,这是为了能学会急救的本事,是为了以后能报答赵爷爷对自己的照顾……看着躺在大床上美眸紧闭的江思思,老赵眼神中透露出了猥琐的贪婪。

  他双手撑着身子爬上床,骑坐在了江思思那双修长的美腿上。

  看得出来江思思有些紧张,紧闭的双眸带动着睫毛不停颤动,可就是不敢睁开眼睛。

  见她这样,老赵更兴奋了,弯下腰,低头垂到了江思思胸前。

  江思思只穿着一条单薄的体恤,里面又没穿内衣,所以近距离的老赵一眼就看透了。

  好过瘾呐,即便是躺着的姿态,那儿也特别的挺,随江思思紧张急促的娇息而一颤一颤的,如同在招手诱惑。

  老赵被刺激到不行,低下头在那儿深深的嗅了一口。

  很香,有香皂的熟悉味道,更有一种女性的芬芳。

  贪婪的吞了口唾沫,老赵这才朝着江思思前面伸出了手……当手掌成功按压在江思思身前的傲娇上后,温热和充满弹性的感觉充盈着老赵的掌心。

  尤其是那饱满的最顶端,更是有些发烫似的,让他手感特别的强烈,大受刺激。

  原本老赵还准备一下下的按压,可真的触碰到江思思那里,他变卦了,忍不住心头的冲动,拿手掌开始在按压中搓弄。

  为了给自己找个借口,他还解释说:“医生说这样按压中的揉动,能激活心脉。

  ”心脉是个啥,老赵自己都不知道,毕竟他连心跳骤停的毛病都是虚构的。

  可江思思不知道,她只感觉到有双强而有力的大手,一下子就按到了她那里。

  特别的用力,都快给按爆了。

  而且那双手还在搓弄,搓的她心里火烧火燎的,未经人事的她第一次被男人接触那儿,有种恐惧感,但其中隐隐还夹杂着兴奋的期待。

  她惧怕这种念头,想要让老赵把手拿开。

  可是当老赵给出她听不懂但好像很合理的解释后,她又不好意思开口了。

  这是治病救人,自己怎么能往那种事情上去想呢?只是……老赵搓弄的真的很用力,而且让她那儿特别的舒服。

  今天被老赵碰到了那里,尤其是那么强而有力的温热大手,让她忍不住的有些兴奋。

  尽管她知道出现这种念头很羞人,可是她真的忍不住。

  尤其是当老赵顺时针的动作突然转换成逆时针时,一下子就搓弄到最上面了。

  那一下,她就跟被揪了一把似的,舒服的要死要活,本能的发出醉人的嘤咛,压都压不住!老赵突然听到这迷死个人的动静,当时都差点哆嗦了出来。

  他已经很多年没听过真人发出这旖旎的动静了。

  而且从这动静中他能判断出来,江思思肯定也特别需要那事,否则绝不至于只搓弄几把,就发出这么迷人的动静来。

  老赵激动了,有些失去理智,探头凑向了江思思那张粉润的小嘴儿。

  可就在即将触碰到那张性感小嘴儿时,江思思睁开了眼睛!这突然间的举动,让老赵吓一跳,直给愣住了。

  江思思也是吓的一哆嗦。

  她原本是羞于刚才的嘤咛,想睁开眼和老赵解释,哪成想,一睁眼睛竟然见到老赵就趴在身前,更(日本人真人爱视频全部过程)是把嘴凑上来了!江思思大为羞急,“赵爷爷,你想干什么?你怎么可以这样!”老赵赶紧解释道:“人工呼吸啊,做心脏复苏都要配合人工呼吸。

  电视上也演过的,我以为你在电视剧上看到过,所以就没解释……”江思思微愣,不自禁的回想起电视剧中镜头,好像还真是这样。

  可是、可是,要和老赵亲嘴儿,这、这……这很尴尬啊!正在纠结的时候,老赵问道:“那你会人工呼吸吗?会的话我就不用做了。

  ”江思思哪会这个啊,以前光看到电视上亲嘴儿了,怎么个亲法她根本不知道!当她表示自己不会后,在心里说服了自己接受老赵的‘教学’,重新闭上了眼睛。

  看着江思思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老赵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开始沸腾了,恨不得马上把江思思给就地解决了。

  但是他知道不能操之过急,江思思迟早会是他的人,跑都不跑不掉,现在先来品尝一下那张小嘴的味道,伸进去“刺溜”几下,肯定爽极了。

  老赵重新低下头,朝着江思思那张性感的小嘴儿凑了过去。

  距离越近,他看的越清楚,小嘴唇很粉嫩,鲜亮的诱人。

  而且因为江思思紧张的缘故,小嘴儿还时不时的微动几下,更加充满诱惑。

  老赵再也忍不住了,嘴巴直接凑了上去。

  触碰到江思思嘴唇的时候,老赵感觉有点冰,他轻轻的嘬了一口,好软,还有点甘甜,感觉特别舒服。

  只是江思思好像很紧张,嘴唇紧紧的闭着,老赵想品尝更多,想得到更多的时候,结果发现她的牙齿咬的死死的。

  这下老赵也没办法了,只能亲着她又软又性感的嘴唇。

  

在这个充满诱惑的时代,男人出轨是常有的事,忠诚已经成为一种值得赞美的品质。

  那对于女人来说,女人该不该原谅出轨的男人,该不该原谅男人偶尔出轨?不管女人是否要原谅眼前的这个男人,女人都应该学会冷静、理性。

  对于普遍的男人出轨,有些女人只能叹口气接受,有的女人反复权衡,犹豫不定,而有的女人则选择大声地宣布誓不两立。

  如果是你,你会不会原谅出轨的男人呢? 江湖上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出轨是流行的一个谎。

  玩得起和玩不起的人,都不必当真。

  ”还有人说:“男人都像狗,偶尔总会跑出去撒尿,但是最后总是要回家的,因为他们的本性是(男女性故事)忠诚的。

  ” 这么听来男人出轨是有理由的,女人不但要原谅出轨的男人,还得感谢男人出轨后还会回家。

  男人出轨,受伤的总是女人,情节也永远如出一辙。

  恋爱的时候男人出轨还好办,如果是婚外情呢? 性,在不可逆转的社会大环境下,黄色娘子军遍地开花。

  男人们挂在嘴边的“应酬”成了他们背叛的挡箭牌。

  面对这样的情况,让期待丈夫事业有成的女人委实无奈。

  而且女人的爱又往往是如此真诚,如此单纯。

   但是不管男人是为何出轨,女人都应该要冷静对待,理性分析这发生的一切。

  不要因为男人是偶尔出轨就轻易原谅他,也不要因为你们还没有结婚就轻易原谅他,女人要从男人出轨这件事情中真正看清楚男人的真面目,要防范于未然中。

  要记住:“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真是奇了怪了?孔原嘟嘟囔囔的自言自语,拿起电话又拨通了魏大鹏的手机:“你确定林总没去过医院?”  “老板,县医院的大小科室我都问过了,林总没去过”魏大鹏信誓旦旦的说到。

    “那其他地方呢!”孔原不甘心的问到“你不是说她今天早上才走的吗?那她肯定在县城里治疗过了,说不定是去小门诊治疗的呢!”  “有点规模的小门诊我也查过了,没有这个名字。

  ”魏大鹏的话让孔原的心凉了半截。

    “行了,我知道了”气呼呼的挂上电话,孔原一阵郁闷,好不容易整来这么一个机会,却是没有把握住。

    “你是病人的家属吗?开始输液了,你要时常看一下。

  ”护士看一眼蹲在病房门口的李文龙。

    “哦,好好好。

  ”李文龙赶紧应下来。

    敲敲门,待到林雪梅允许之后走进病房:“林总,您吃点水果什么的吗?我去给您买点。

  ”  “吃什么水果,你忘记了我是怎么进来的?”林雪梅没好气的说到。

    “是是是”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确实够自己喝一壶的。

    “那需要我做点什么?”李文龙小心翼翼的看着林雪梅那张冰冷的脸。

    “不敢劳你的大驾”林雪梅的话里还是带着火药味,没有小裤裤穿已经不能让她容忍了。

    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李文龙听出了林雪梅话里更深层次的东西:“那我出去给您买几本书解解闷吧!”  在叔叔的口中已经得知这位女副总是绝对的女中豪杰,业务这一块,貌似还没有能难倒她的地方,想来,那绝对是学习型人才。

    业务终于对口了,因为,李文龙见到林雪梅正急匆匆的从包里拿出了纸和笔:“去给我买这几本书回来。

  ”  刷刷刷在纸上画了一番,林雪梅表情严肃的把手中的纸递到李文龙面前。

    乖乖,看来自己还真是猜对了,这林雪梅还真不是常人,人家谁在这样的场合不喜欢看基本小说之类的书籍,但是这林雪梅却偏偏是个例外,单单是上面这几本书的名字吧!  《经理的职能》《工业管理和一般管理》《高效能人士的第八个习惯》。

    这哪里适合这个时候看,按照李文龙的想法,怎么也得是故事会之类的。

    “那我出去买去了,你自己看着点,别睡着了。

  ”习惯性的,李文龙嘱咐了一句,听在林雪梅耳朵里,却有些别样的感觉。

    “哎,等等”就在李文龙将要关门的时候,林雪梅又把他叫住了。

    “干啥?”李文龙停下将要走出去的脚步。

    “给你钱”林雪梅拿过手包,掏出她那玲珑小巧的红色钱包“再帮我卖点零食回来,像可比克什么的。

  ”  “呃。

  ”李文龙一阵石化,可比克,貌似是小孩子吃的东西。

    许是看出了李文龙的疑问,林雪梅脸上飞过一片红晕:“拿着,快去”  这句话,却是说的一点底气也没有。

    “哦”借过钱塞进自己的口袋里,李文龙小声嘟囔道:“也不说提一提这住院费的事,真当是我是大款了,要不是手头还有点小钱,怕是要露宿街头了。

  ”  “你说啥?”林雪梅疑惑的看了看李文龙“谁让你露宿街头的?我不是说了让你找家宾馆住下吗?”  “啊?没事没事,我想别的事呢!”李文龙暗暗叫苦:你怎么不把最关键的听进耳朵里呢?  摸了摸自己瘪瘪的口袋,李文龙打听了一下路向新华书店走去。

    “哼,臭小子,我就是要教训你一下,连我的那地方你都看过了,不收拾你一下难消我心头之恨。

  ”看着关上的房门,林雪梅咬牙切齿的说到:一会吃饭我还就拣最贵的要,我倒要看看你的荷包还能支撑多久。

    说完这话,林雪梅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奸计得逞的笑容,这个时候的她,哪里还有单位副总的样子,完全就是小女人。

    可怜我们的李文龙同志,还在为五毛钱的零头在跟售货员打着嘴仗:“就五毛钱,五毛钱你都不让?”  “我们这里的书都是按原价卖的,买就买,不买就散”售货员哪里有一丝好脾气,李文龙甚至怀疑她的更年期是不是提前来了。

    “我就这些钱了,你说怎么着吧?”李文龙把毛钱都掏出来了,却还是差五毛。

    “能怎么着,不买呗!”售货员斜眼看了李文龙一看,心道:像你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把大钱单独放起来,然后拿着这一摞零钱在这里说事。

    所以,她是一点同情心也没有。

    “那先不买了。

  ”李文龙低头开始捡拾自己放到吧台上的那一堆零钱。

    “你真的只剩下这么多了?”售货员有点不相信的看着李文龙,大多数客人,会在她的一再坚持之下再从其他的口袋里拿(名人哲理故事)出一百元的钞票来,这个人,却是要放下书不买了  心中一动,再看看李文龙手中那一摞摞的书,售货员心中的算盘霹雳巴拉的打开了,不就是五毛钱吗?如果把这一摞书卖出去,自己的提成可不止五毛钱的事了,再说了,领导也曾经说过可以酌情处理。

    想到这,她一下摁住李文龙捡拾零钱的手:“没有就算了,就拿这些吧!”  “算了,还是不让你为难了”李文龙丝毫不为所动,依然在奋力的捡拾那一毛的硬币,因为他突然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另外一件离了钱还真的玩不转的事,那件事要是办不好,那就是上对不起天下对不起地中间对不起自己啊!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e.aspx?3230.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e.aspx?2128.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e.aspx?1446.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e.aspx?3183.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e.aspx?3582.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e.aspx?141.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e.aspx?658.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e.aspx?61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