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maiko yuki uncensored,新手必看

“李馨,咱不能这样,你这总是在关键时刻反悔,我这心脏都被你吊上来摔下去的折腾坏了。

  ”陈宇这会儿是真急眼了,伸手就要拽李馨的T恤。

  但李馨却死死把住,无论如何也不同意。

  最终她红着脸羞声说道:“我不能对不起表妹,所以你最多也就是这样看着我,然后用我的里衣自己……那样儿,如果你不答应就算了,我去订外卖。

  ”话落下,李馨起身就要走,这让陈宇实在没招了,只能选择妥协。

  虽然李馨的T恤并不薄透,看不穿里面的旖旎,但是至少能近距离观赏那种勾魂轮廓。

  所以陈宇兴奋的吞了口唾沫,右手拿着李馨的黑色里衣,开始当着她面忙活起来。

  整个过程中,陈宇都有注视着李馨的俏脸,关注着她的表情。

  李馨显得很羞赧,很是不好意思,可是那双春痕荡漾的美眸却始终注视着陈宇的手掌。

  甚至都能清楚听见,她的娇息越来越急促,越来越厚重……这时候的李馨,感觉嗓子眼里好像冒火一样,甚至全身都觉得发热。

  被陈宇当着面做那种事情,她觉得很羞赧,可是这种羞赧中更存在着一种刺激。

  那种仿佛小孩子明知犯错还故意去做的刺激感,让她前所未有的兴奋着。

  尤其是看到陈宇的身下,更是让她本能欲望里面贪婪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满足。

  哪怕是饮鸩止渴或者是望梅止渴,她也是心甘情愿。

  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近半个小时过去后,李馨震惊了。

  因为刘刚隐疾的缘故,她有查过那方面的事情,包括男人平均10分钟就算合格。

  但陈宇的手速显然要比真正做那事快,而且时间还达到了半个小时。

  这让李馨在震惊之余,心中又忍不住的泛起了强烈的渴望,甚至带起了她的幻想。

  如果是跟陈宇发生那种事情,会是怎样的感觉,会不会让她体验到女人的那种快活?这种念头刚刚泛起,李馨就羞赧的回过神来,心中暗骂自己不要脸,怎么可以胡思乱想。

  但是骂归骂,骂完之后她还是心有冲动,而且随着陈宇的继续,她的冲动愈发的强烈。

  从李馨的表现中,陈宇读懂了她的心思。

  于是下一瞬,他不问自取的突然动手,一把抓在了李馨的身前。

  那一抓,让李馨彻底崩溃,那急促的娇息声,更是变成了一种迷离的嘤咛。

  她本能的闭上眼睛,面部表情展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旖旎,以及销魂的舒适惬意。

  尽管陈宇的动作很粗暴,可是对现在的她而言,确实让她感觉到满足。

  只是紧随其后的,女性本能的羞耻心就驱逐了一切念头。

  大羞的李馨赶紧睁开眼睛,更是挥手一把推向了陈宇。

  “陈宇,你怎么可以这样,我们说好的,你……”正羞声娇斥的时候,李馨却突然发现躺在床上的陈宇,脸上竟然再度泛起了痛苦的表情。

  而且很快的,那种缺氧的病态红就重新浮现在陈宇的脸上。

  “陈宇,陈宇你怎么了,你别装啊?”李馨心有担忧,起初她怀疑陈宇是装的,可很快她就发现陈宇好像连呼吸都停了。

  难道是因为情绪激动引发的心脏骤停?!李馨很是害怕,她凑上身子使劲的摇晃着陈宇,“你别吓我啊,陈宇你快起来!”心中紧张的境况下,李馨连医学急救知识都给忘记了,只是本能的摇晃着呼唤着陈宇。

  但也不能说没有效果,因为随后陈宇就痛苦的喊道:“快帮我,快、快……”顺着陈宇的手指,李馨看到了那挑衅式的狰狞。

  她瞬间明白了该怎么帮,于是连她羞赧都顾不上了,毫不犹豫的就伸出了白皙小手。

  下一刻,陈宇就感受到了属于李馨的温润,好过瘾,好刺激。

  陈宇当然没有任何病状,一切都是他的再次伪装。

  因为他感受到了李馨胸前的旖旎迷人,所以大受刺激的他想要更多。

  于是在借着李馨一推之下,他成功的‘发病’了。

  而事实证明,眼下他的‘发病’还是有疗效的,成功换来了李馨对他的‘温润关怀’。

  只不过兴奋归兴奋,但此刻的陈宇想要的却更多,他想要一步到位!所以她再度艰难的说道:“不管用,必须那样,最真实才能最快的刺激我发泄出来。

  ”李馨都急眼了,怎么这样啊,这到底是什么状况,都没听说过。

  可眼下显然考虑这些显然已经不合适了,她(姐弟乱性)就想着赶紧救下陈宇。

  不然等表妹回来后怎么跟表妹交代呀,就说你男朋友摸我那摸亢奋了,嘎嘣一下没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只不过让李馨把身子交给陈宇,而且是以她主动的方式,这也太羞人了。

  抛开对于刘刚的感情和忠诚不谈,单是身为女性的羞赧也不允许。

  然而就在这时,陈宇却表现的更痛苦了,甚至连话也说不出来,看起来整个人都快不行了。

  李馨大为着急,她实在顾得太多了,不管是为给表妹交代也好,身为医护人员的责任也罢,她终究还是红着脸伸手探入了裙内,然后在小腿处挂着一条粉色的底裤,迈腿上床,继而红着脸,趴向了陈宇的身子,迎向了那既让她感觉到羞赧、又让她感觉到渴望的狰狞——“啊!”妩媚的迷魂娇吟响起在卧室内,直勾动着人心底最深处的那根欲望之弦,让人迷离。

  只不过现在的陈宇特别好奇,都还没进去呢,李馨叫个什么劲儿?事实上李馨也不想的,就在她准备进去的时候,脚下突然传来了震动感。

  这种紧张刺激的旖旎时刻,突然像有人挠她脚心,直把她给吓了一跳,这才失声喊出。

  只是当低头去看的时候,才发现竟然踩在陈宇的手机上了。

  也顾不得许多,李馨赶紧把手机踢开,眼下当然是救人重要。

  因而红着俏然的脸蛋儿,李馨再次握住了陈宇那里,让自己的娇媚身子慢慢迎了过去……这个时候的陈宇,将眼睛眯起了一条缝,偷偷注视着李馨。

  挂在那双白皙玉腿上的粉色小裤,看起来特别漂亮,是种薄纱的质地,中间还有镂空的花纹。

  陈宇都忍不住的幻想起遮掩在李馨那里时,该会是种怎样的娇媚。

  再往上看那双白洁的玉腿,修长而纤细,更是让他恨不能立刻挎住,给予李馨最劲爆的冲击。

  只可惜,此刻李馨穿着垂膝裙,下蹲的姿势让裙子将她娇媚的旖旎盖住,看不到更多。

  不过陈宇也无所谓了,稍后被李馨的温热娇媚给包夹,那才是最过瘾的事情。

  感受着那只小手的温热,陈宇更加的兴奋了,整个人心中都斥满期待。

  而这个时候李馨的那具娇媚身子,离陈宇的身体也是越来越近,令空气中都扩散出旖旎的味道……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嗡嗡的震动声再次响起。

  陈宇当时就急了,这是哪个不长眼的玩意儿,关键时刻打电话。

  于是他想都不想的,伸手就把手机摸起来给丢了。

  只不过刚刚丢掉电话,陈宇忽地意识到了问题的出现,而且是个大问题。

  事实上也的确是如此,随后李馨就忽地一下子起身,羞红着脸提上底裤。

  “陈宇,你个大骗子,你根本没病,你装病骗我,你混蛋!”原本李馨是为了救人才愿意作出那方面牺牲的,可眼下通过陈宇丢手机的举动却让她发现,陈宇根本就没有病,一切都只不过是装的,为的就是骗她主动坐上去,将她的身体占有。

  意识到这点后,被骗的李馨如何不恼。

  想想自己还握着陈宇那里要往自己身子里面送,她如何不羞。

  气急败坏的跳下床后,李馨滚烫着脸颊,抓起床上的里衣就快步跑出了客厅。

  随即更是躲进隔壁的房间里,捂着火烫的脸颊坐在椅子上。

  陈宇大为着急,事情好不容易发展到这种地步了,哪成想却被个电话给坏了好事。

  于是他连忙做出解释,“李馨,我是刚刚醒来的,我……”“滚,你个臭流氓,你个死骗子,我不要听你的解释!”卧室里的李馨是真的生气了,她怎么可能不生气?要知道,陈宇差点骗走的,可是她的第一次!刘刚的隐疾特别严重,吃什么药也起不来,所以相处一年多了,她的初夜还在。

  本以为陈宇是个好人,哪知道竟然在装病图谋她的身子,这让李馨羞恼到了极致。

  可是羞恼归羞恼,毕竟之前的情绪到位了,身体也有了反应。

  所以眼下李馨特别难受,那双紧并的玉腿不停磨蹭着。

  李馨希望这样可以抑制下那种羞人的反应,只是没有料到,那种磨蹭让她欲望更加严重,以至于脑海中不自禁地回忆起了陈宇那挑衅似的狰狞,这让她的身子好难受……

史密斯微微皱了皱眉头,在面前人投来带着疑惑的目光之后,史密斯舒展了眉头,面上没有表现出什么。

  这位艺人也算是有眼色,显然她也是误会了什么,跟史密斯打了声招呼,就先回去了,临走之前还约定了一下下次见面讨论事情的时间。

  史密斯有些不高兴,对于杜若若这么自然地做到他常坐的沙发位置上——显然这个女人也是在自己的身上耗费了一些心思,但是这么明显的目的不纯,着实是很难让他生出好感。

  杜若若却是一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丝毫没有自己打断史密斯与人谈话的意识。

  面上的笑容带了些讨好,又有些自信?史密斯对这个人并没有太多的耐心,之前没有拒绝送上门来的豆腐也只是并不在乎所以为之。

  但是这个人如果蹬鼻子上脸,史密斯真的不觉得自己是个好脾气的人。

  史密斯觉得自己的不耐烦已经有些抑制不住了,但是还是选择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想要做些什么。

  杜若若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已经有些惹得面前的男人的不快,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容貌在这个人的眼中不值一提。

  “总裁,我来找您是想问问您对接下来的和MACA代言的名额有什么想法呀?”边说话边做出她惯常的动作——捋头发。

  她确实是知道自己哪里最美,也深谙男人喜欢什么样的人,但是她却始终记不起这一些的前提是你目标的人对你是有好感的。

  也许不是没意识到,只是过于自信,或者说自大。

  她一开口史密斯就知道杜若若来找自己的目的了,或者最近一直在勾引自己的原因。

  这是很多人都会做的事情,毕竟一步登天的好事,只需要付出身体。

  只是这个女人的胃口挺大的。

  MACA毕竟勉强属于高端品牌的范畴,想要拿下这个代言的人不在少数,只是靠着一些微末的肉渣就想要得到代言,这女人未免太过天真,让人喜欢不起来。

  “这件事情,公司还没有决定,不过总归是会选择最合适,最有上升价值的人,你可以去试试参加竞争。

  ”这几乎就是赤裸裸的拒绝了,杜若若有些面上挂不住,随便应付了几句就离开了。

  杜若若以为自己即便是没有得到史密斯的许诺,也至少凭着那个八卦,也能得到一些优待的,可是没想到,没过多久,自己从史密斯办公室出来的时候脸色不好看这件事情又传遍了公司上下。

  本以为杜若若傍上了史密斯的人都有些明了,自以为猜到了一部分的真相——杜若若以为自己勾引了一次史密斯就得意忘形,又得罪了史密斯。

  也的确是一部分的真相——杜若若已经接近得罪史密斯了。

  流言始终是最伤人的东西,白莲花也逃不开流言。

  杜若若在楼下的咖啡厅呆着的时候,就收到了许多若有若无的目光,或者嘲讽,或是怜悯,杜若若有些接受无能,却也只能假装没有看到。

  因为并没有关系好的姐妹来给杜若若讲这些变化不停的八卦,所以她想了好久才想明白为什么早上还对她有利的八卦到了下午就变了样子。

  这其中还有上次的厕所隔间的帮忙——同一个隔间,听声音也是上午的那个同事。

  真巧。

  “还以为那杜若若傍上了史密斯,从此飞黄腾达了,哈哈,真是好笑,你说她怎么就不太有脑子,既然能够傍上了史密斯,却还不懂见好就收,看那样子,似乎是狮子大开口,把史密斯惹恼了……”“谁说不是呢,早来我还好奇,史密斯怎么就看上了她了,估计呀,就是她为了MACA的代言自己送上去的,可是她也不看看,她可不值MACA带给公司的利益,史密斯怎么会让MACA的合作砸在她的身上……不自量力……”杜若若一边听着,一边心如刀绞。

  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么下去,自己明天可能会面对更多人的冷眼……MACA的代言根本就没有任何可能性!史密斯不愿意帮忙,杜若若只能自己想办法来扭转一下现在的局面——不如……不如就让上午的八卦更加发酵一下,来掩盖下午的事情好了。

  反正只要史密斯不拆穿,就不会怎么样。

  何况史密斯,总归是没有人敢在他面前提有关于他的八卦的……越想越觉得这个办法可行,杜若若心下一定,就推开了隔间的门。

  “如果史密斯知道知道你们在这儿这么议论有关于他的事情,不知道你们会怎么样呢?”杜若若一脸镇定,又带着点笑意,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面前的两个同事。

  那两人被当事人抓包到背后说人的八卦,有一瞬间的慌乱之后又镇定下来,那两人都觉的杜若若是在虚张声势。

  其中一个人张口嘲讽到:“呦,某人以为自己要飞航腾达了,结果没想到自己胃口太大,吃不下啊?”“是啊,我们有在谈论史密斯吗,你有证据吗?”杜若若一贯是会装腔作势的,她虽然有些生气,但却并没有慌乱,轻蔑的笑了笑,径直出了卫生间。

  若是杜若若与她们争论,他们还会觉得杜若若恼羞成怒,或是装腔作势,但是这样置之不理的态度让他们有些心里没底。

  既然杜若若能够勾引史密斯一次,那若是情人之间的置气,哄一哄就算完了,两人若是真的在一起了,那……两人看了看彼此,想到了同一个地方,两人默契的闭上了嘴巴。

  史密斯觉得这两天公司里的人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对劲,但是他又不知道原因。

  他的直觉告诉他公司的人在议论她,或者与他有关的事情。

  但是史密斯想不到是什么。

  等到一个女艺人来与史密斯谈论事情的时候,史密斯觉得她看自己的眼神很是奇怪,和公司里的一些人是一样的。

  终于忍不住问道:“最近这是怎么了,你们一个两个的都这么奇怪?”女艺人有些错愕:“奇怪的不应该是你吗?你不是和……那个谁在一起了吗?大家都很好奇你为什么会看上她了啊,毕竟你的眼光……”史密斯更加奇怪了,被这女艺人的解释搞得更加迷惑:“我怎么有些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女艺人语塞,愣了一愣,似乎想到了什么,试探性的问道:“怎么,史密斯你没有和杜若若在一起吗?她……似乎在宣扬你和她在一起了?并且大家都很好奇你为什么会看上她……”史密斯变了脸色:“杜若若?就是最近的那个新人?这么不懂规矩?我竟然不知道!还有人敢顶着我的名头!”女艺人瞬间想明白了其中的内情,忍不住吐槽道:“我们就说你怎么会看上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新人……不过大家都在说你前几天和她一起迟到来着……”史密斯的脸色更黑了:“行了,我知道了。

  你先等一下。

  ”然后也不避讳女艺人,直接拨通了助理的电话,吩咐要助理雪藏了杜若若。

  助理虽然吃惊,但也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原因,一边应下史密斯的吩咐,一边在心底暗骂杜若若不知死活。

  大家都传的有鼻子有眼的,就连助理也以为史密斯真的和杜若若在一起了!那女艺人从史密斯办公室出来了以后,帮助杜若若大肆宣扬,以至于杜若若的行径,公司里人尽皆知。

  史密斯要雪藏杜若若的消息传的比风还要快,本来这两天大家都对杜若若很客气了,也没有人再提那天她从史密斯办公室出来脸色不好的事情。

  杜若若只是觉得公司里的人看她的眼光忽然变了,变得有些如芒在背,宛如嘲讽,很是尖锐。

  杜若若找到她的经纪人的时候,经纪人已经帮她把东西收拾好了。

  杜若若有些慌张,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来不及开口问,经纪人就直接告诉她,她可以离开了。

  杜若若没想到史密斯这么快就知道了这件事情,这么干脆果决地将她雪藏!自己只是一个新人,本来就没有多少资源,曝光度也不够,等到雪藏回来,自己根本没有任何优势可言!杜若若慌了,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公司里的人大多数都恼了杜若若,打开都觉得杜若若太不懂规矩了,没有人敢想象公司里居然有艺人敢直接触史密斯的霉头。

  这件事情的热度维持了好一段时间。

  杜若若最近被那些通告给整的很是心烦,没想到自己招惹上了这样的一个人,早知道自己就应该不那么快和史密斯摊牌了,现在搞的自己这么狼狈。

  每次都在公司里面,都能够听到很多同事对着她背后指指点点的,人多口杂,起先她也倒是完全不在意这些,但到了后来,实在是切实的体会到了人言可畏的真理。

  “可恶,这些人整天闲着没事干吗?什么事都要来插一脚!”杜若若打开自己的手机,每一条都有关于自己的负面新闻。

  至于里面的内容,自己都懒得去看,肯定是一些不堪入目的事情,媒体为了自己的热搜度,什么都能编得出来。

  在公司里面,同事们对她本人的那些品行也感觉不怎么样,所以大多数都是抱着一个吃瓜的态度,杜若若现在可算是成了一个烫手洋芋,谁都不去理她。

  这些天,杜若若又开始想着找一些其他的路子给自己另寻出路了,她可不能就(男女性故事)这样把自己的后路给断了。

  今天下班之后,杜若若又在路上拦下了史密斯,想着一定要给自己博得一个好的机会,不能够放过任何一个讨好史密斯的办法。

  “哼,我就不信,他也是一个男人,面对我的投怀送抱就能够这样无视?还不是想着要得到什么?呵,这男人我见多了,都不是什么正经家伙。

  ”杜若若心里面盘算着,史密斯做到如今这种地步,肯定是自己的表现还是不够让他满意,若是真的让他尝到了自己的甜处,肯定会给自己一些好处。

  她趾高气昂的挺着胸脯走了过去,今天的穿着上很是废了一番心思,有很多露点的地方该露的都有意无意的调整过一番了,显然是整个心思全部都扑在了取悦史密斯的心上。

  “再怎么说,也不能够让他把我就这样雪藏掉,我还等着以后大红大紫呢。

  ”史密斯在车上看到了杜若若,心里面觉得有点烦,没想到这个女人还真的是穷追不舍,一点都不顾及自己的颜面,为了红还真的是什么事情都能够不择手段做出来。

  看着杜若若踩着高跟鞋超自己的车小碎步跑来,身段在衣服上被描绘得淋漓尽致,一对酥胸若隐若无,很是勾引人。

  “史密斯先生,别来无恙啊!”杜若若张开小巧的嘴唇,和颜悦色的笑脸贴在了他的玻璃窗上,史密斯心里面一阵生厌。

  她接着敲了敲门,示意史密斯开车门让他进去,史密斯没有给她好脸色,但也开了副驾驶的车门,于是杜若若便欣喜的跑了过去。

  “无聊。

  ”史密斯心里默默的翻了一个白眼,对这样的人很是看不起,他知道杜若若接下来可能会作出什么事情来,心里想着就算她卖身求自己也是没用的。

  “这种女人,华夏怎么可能留着呢,将来指不定是一个祸害,还是趁早让她死心好了,还真是难搞。

  ”史密斯心里开始埋怨了。

  “之前的事情是我错了,还请史密斯先生能够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若若以后一定不敢这样了,您说什么是什么,若若以后都挺您的吩咐。

  ”杜若若一副做作的模样,把自己的身体往前面凑了凑,把自己的半个胸露了出来,一片雪白,还透露出了绯红的气色。

  史密斯正眼都没有去瞧,这样的一大片靓丽的风景,若是在别人那里,倒是可以吸引很多的人,可是史密斯可是浏览过很多的美景,又怎么会垂怜她。

  “而且,我也能够让自己的实际行动给您认错,您不妨一试?”试探着说着,杜若若把自己的前胸的衣服扯开了一些。

  现下这个杜若若给自己惹出了这么多一大堆破事,自己心里面对她真的是排斥的很,想不到现在还敢来招惹自己,自己肯定不会吃她这一套。

  “我现在都做到这种地步了,还是拜托您能够有点脸色,不要再这样不给自己留后路了,我已经做的够手下留情了,您还是想要怎么样呢?”史密斯口里面没有给杜若若一点同情的余地,想着尽快的拜托这个人,不要让她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招惹自己了。

  “额……史密斯先生,话不要说的这么绝对嘛,我还是对您有点用处的,你不妨再考虑考虑,能不能给若若一个机会,我保证什么都听您的。

  ”杜若若的心里面没底了,她知道史密斯既然能够作出雪藏她这样的事情,势必就是非要和她过不去了,而且之前自己做的事情也确实招惹到了他。

  心里面一阵的发颤,自己的白色的双手也有点发抖,但还是盘在了史密斯的脸上,有点扭曲的笑着说:“可是……我觉得万事都有商量的余地,您就不能够通融通融吗?”“杜若若小姐,若是您还不下车的话,我就可以让你的处境比现在的还要凄美一些,不知道您介不介意还要陪着我玩下去呢?”“玩的下去的话,我倒是也奉陪。

  ”史密斯又补充了这样的一句话,看来他的态度十分明确了,杜若若再怎么不懂的察言观色,也应该知难而退。

  杜若若从心里面发出了一声恶咒:“算你狠!”“好吧,先生执意把这件事情做的这么绝,那我也自有分寸,就不打扰您了,告辞。

  ”杜若若的心里面显然是咽不下这口恶气,本来还是想着能够就这样把这件事情给处理掉,没想到越弄越乱了。

  “请小姐下车吧,我就不送了!”史密斯丝毫没有留一点的情面给她,像她这样一个不知自己几斤几两的人,他可是完全没有耐心去理会。

  

  朱颜在深圳的大街小巷转了两个星期了,依然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

  本来有家夜总会让她去做咨客小姐,朱颜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工作,回来问朋友,朋友说就是站在门口的迎宾小姐,朱颜不喜欢抛头露面,就推辞了。

  朱颜想去公司里当个正正经经的文秘,去过几家公司面试,但都是石沉大海。

    朋友说,是朱颜的服装碍了事。

  朱颜看了看自己,觉得没有什么不妥。

  朱颜穿看一身宝蓝色的绸料衣裙,小小的立领,一点点覆袖.细密的盘花纽沿着起伏的胸脯排下来,A字裙型,裙边散着一圈密密的白色小花朵,裙裾总是在脚踝间跳荡。

  朋友说,你看。

  这像个秘书小姐穿的衣服吗?我看是旧式人家的大小姐。

    朱颜不语,她知道朋友说得对,但是这么说她心爱的衣物她还是有一点不高兴。

  朱颜觉得这套衣服此刻最谙合自己的心境,柔弱体贴,有一点顾影自怜。

  不过,朱颜还是想改换一下行头,但现在她还无能为力。

    朱颜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来深圳,虽然这座城市是许多人向往的天堂,但朱颜觉得她的天堂就是她生活的那个小城,慈爱的父母。

  忠实的朋友,当然还因为有他,朱颜想:没有这一切,深圳又会好到哪里去呢?不过。

  这一切的宁静安谧转瞬即逝。

  半年内,父母竟然相继病逝,而他又背叛了她。

  即没有原因也没有借口,让朱颜觉得一切犹如一场梦。

  朱颜心里有说不出的痛,她不愿意再看见熟悉的一切一切,就收拾了简单的行李来到了深圳。

  在简单的行李中,就有朱颜喜爱的这套宝蓝色衣裙。

    明天,朱颜又要去一家公司面试了,临睡前,她检点了一下自己的皮箱。

  并没有找到更适合的,就只好把那套刚用清水漂净的宝蓝色衣裙挂在了窗前最通风的地方。

  第二天起来,衣裙果然干爽透了,朱颜洗漱完毕,依然穿上它,出了门。

  晨风拂动着朱颜乌亮的秀发和蓝色的裙摆,使朱颜的心稍稍有了一些亮色。

     当前台小姐把朱颜引进门去时,朱颜没有想到老总会是那么年轻,大概三十五六的样子。

  老总的眼光很锐利,朱颜一进门,就感觉到他已经上上下下把自己打量透了,朱颜想起了朋友的话,第一次对自己的衣服羞愧起来,她拘谨地坐了下来,把裙摆紧紧夹在弯曲的膝盖后面,不让它们太肆意。

  老总的眼睛一直盯着朱颜,嘴里却例行公事地问着朱颜的个人资料,朱颜被逼得抬不起头,就讷讷地回答着。

    出了门.朱颜擦了擦汗,瞄了一眼从路边玻璃窗里映照出来的身影,感到很沮丧。

    两天后,正当朱颜在朋友的宿舍里百无聊赖之时.朋友却打来电话,告诉她有家公司让她去上班。

  朱颜是留下朋友的呼机和面试公司联系的,朱颜想:大概朋友和她一样都松了一口气。

    朱颜上了班才知道,老总姓陈,叫陈涛,当然她得管他叫陈总,她的工作就是替他整理文件和资料。

  以及承担其它办公杂务。

  朱颜的办公室在陈涛的外间,一般来电来人都由朱颜先掌握。

  朱颜的工作繁忙而琐细,朱颜是个好性子的人,她并不讨厌琐细的事情,这使她能够一直从容不迫地工作着。

  她感到很充实。

    朱颜在最初的一个月时间还是穿看那套宝蓝色的衣裙。

  公司里还有很多女职员,她们总是像蝴蝶一样招展,尽管艳丽,但也是在拘谨的套装中玩着花祥,像朱颜这样裙裾飘飘的确实很少。

  朱颜觉出了一些尴尬,倒不是自惭于别人的夺目,而是觉出自己的妆扮有一点不合于群,而格外显眼,而她是最不爱突显自己的。

    朱颜似乎还感觉到陈涛对她的服装也有不满,好几回,她在转身出门之际都捕捉到了他的余光,朱颜想:他一定在观察她,如果她的工作没有被他指出差池的话,不是因为这身衣服又会是什么呢?   这身衣服果然让朱颜当众出了一次洋相。

  那天,几个重要的客户来到了公司,陈涛让朱颜上几杯茶来,朱颜兑好水,半蹲着往沙发前那张矮几上的茶杯中冲水。

  当她起身时,她的裙角挂在了自己的鞋扣上,让朱颜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坐在一旁正在谈话的陈涛连忙关切地扶住了她,但是他眼睛里的责备却并不轻微。

    朱颜回去后,第一件事就是换下了那身衣裙。

  拿到第一个月的工资后,朱颜首先买了两身套裙,一套纯黑,一套银灰,单穿、套开穿都可以,这让朱颜可以来一点有限的变化。

  朱颜还买了一双黑色坡跟浅口皮鞋,一只黑色的手袋。

  这些服饰怎么搭配都行,使朱颜省去了很多烦恼,朱颜想,服饰其实真的是可以左右人的,现在这一黑一灰的,像是铜墙铁壁一样把自己护得紧紧的,而自己,穿着它们,也果然走出了女强人的凌厉步伐。

  效果果然不错,朱颜观察了一段时间后,认定陈涛没有再暗中盯着自己。

    那晚,朱颜跟着陈涛到晶都陪客户吃饭,尽管是红葡萄酒,陈涛还是喝出了醉意,因为那些叫嚷着/敬朱小姐/的酒因为朱颜的执意不喝都被陈涛拦了下来,而这些人就更加有意地让陈涛多代了两杯。

    当他们俩上了宝马车后,朱颜有些担心,就按住了陈涛准备扭动油门的手,让他歇一会儿再开。

  陈涛却趁机握住了她的手,而且很有力。

  朱颜没有对付过这种事,她不知道该不该抽回自己的手,就只好任他握着。

     陈涛扬着浓黑的眉,睁着充满血丝的眼睛看着她,说:朱颜啊,朱颜,你为什么不穿那套蓝色的衣裙了?你只有穿上那套衣服才是最美的,很古典,很有味道。

  你知道,什么对女人最重要吗?是韵味,没有韵味的女人是死的,死沉沉的,一点也不好看。

  陈涛晃着脑袋,越说越不清晰,头也越垂越低,最后,他握着朱颜的手倒在了她的肩头。

    朱颜轻轻挣出自己的手,找出了陈涛的手机,她拨了司机的电话,让他马上过来。

  这时,陈涛己是微酣,他很驯服的样子让朱颜有了一点心动。

  她肆无忌惮地把陈涛看了个够,平时,她从来没敢这祥大胆过。

  朱颜甚至想轻轻地、轻轻地在陈涛那闭合着的长而卷的睫毛上印上一个吻,但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

  朱颜只是用舌尖舔了舔自己干渴的唇。

    当晚,朱颜还是忍不住陈涛一番话的诱惑,把那身衣裙取出来,贴在(两个粗大同时在我体内)脸上久久感受着那久违了的柔滑的感觉。

  然后,朱颜穿上它在镜子里照了又照……  第二天,在换衣准备上班时,朱颜再次拿起了挂在床头的宝蓝色衣裙,对着镜子比划了一下,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有一些茫然。

  她又想:也许那只是他酒后的戏言罢了,你却当真,张爱玲所说的/天真的可耻/也不过如此啊!想到这里,朱颜毅然换上了那身纯黑的套装,踏进黑色的皮鞋,拎了黑色的手袋,踩着忐忑的心情到了公司。

    陈涛很晚才到公司,他走进了办公室,走向里间房门。

  启门时,陈涛回过头落落大方地向朱颜说了一声好,朱颜也仓促地应了一句。

  之后,门无声地合上了。

    朱颜紧张地看了一下自己的一身玄衣嘘了一口气。

  其实,在她心里,她自己也说不上是庆幸还是遗憾……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e.aspx?3257.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e.aspx?698.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e.aspx?7212.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e.aspx?4088.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e.aspx?4936.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e.aspx?281.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e.aspx?6879.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e.aspx?68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