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歐美 巨乳,新手必看

黑桃村,是西南地区的一个偏远山村,以盛产黑桃而得名。

  我顶着大太阳,把牛牵到水塘去泡水,回家后刚进堂屋,嫂子的屋里就响起了奇怪的声音。

  我隔着门听了一会,不由得面红耳赤。

  嫂子是大学生,也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白净的瓜子脸,纤瘦的身段,前突后翘的,还有双大长腿。

  三个月前,我哥从山摔下来摔死了,剩下我和嫂子相依为命。

  现在听着这个声音,莫非是嫂子想男人了?我抹了把汗,转身进了西屋。

  听到脚步声,奇怪的声音忽的停了,“黑娃,是不是你回来了?”“嫂子,黑娃回来喽。

  ”我到了尾房门口,推门走了进去。

  我叫陈二牛,黑娃是我的小名。

  农村人都起小名,说是好养。

  “黑娃,嫂子有个事情求你帮忙。

  ”嫂子面色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朝我招招手。

  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轻纱裙子,斜躺在床上,胸前的饱满,随着呼吸有些晃动,不知道有没有穿里衣。

  “帮啥?”嫂子放到我手里一颗枣子,然后撩开裙子,脸色发红的说道,“帮我放进去。

  ”“放哪里去?”“你这个傻子哦!”嫂子面色埋怨。

  三年前我去山里采人参,摔伤了脑子,大哥没少为我奔波,可惜最后还是成为了村里人尽可欺的傻子。

  嫂子对我这个傻子也不避讳,根本没有男女之别,在她眼里我就是个孩子。

  (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可她不知道我前几天放牛的时候又摔了一次,然后脑子清醒了。

  我想告诉嫂子,但最后思索之下我隐瞒了,毕竟告诉嫂子以后,谁还帮自己洗澡啊。

  嫂子耐心的和我解释,“就是把这个放进那里啊,具体你也不懂,你照做就行了,我给王老爷子弄得,泡三个月枣子,咱家欠他家的钱就可以不用还了。

  ”“泡枣?”我呆呆的问。

  我高中的时候读过《白鹿原》,书里说在女人那里浸泡过的枣子,叫阴枣,是大补之物,听说可以滋阴壮阳,延年益寿。

  王老爷子是王大山,这老东西半截身子都进土了,还信这玩意?“黑娃,别问那么多了,赶紧帮帮嫂子,我一个人找不准位置,乱捣鼓弄得疼。

  ”嫂子说着翻了个身子,把裙子撩的更开了。

  我看着吞了吞口水,这么大第一次这么清晰的看到女人,小腹一股邪火流窜。

  “嫂子,咋弄,黑娃不懂哦!”我傻气十足的说。

  嫂子有些不耐烦,自己把粉腿张开,然后说道,“黑娃,就对着那里放进来就行了。

  ”似乎是触碰到哪里了,嫂子脸色发红,嘴里不停的带着喘息,让我有一种解开裤子的冲动。

  “嫂子,那我放了吖!”我深吸一口气,弯下腰,抓着枣子,对准位置放了进去。

  我真的想告诉嫂子我不是傻子,然后解开裤子好好纾解一通,这场景简直太折磨人了。

  我眼睛越瞪越大,眼珠子都转不动了,咽着口水,直勾勾的瞪着那里。

  “黑娃,你干啥?”嫂子侧过头,不满的瞪着我。

  “嫂子,怎么你没有这个?”我装傻问道指着我下边说道。

  我手指在哆嗦,多么想现在放得不是枣子,而是我裤子里兜着的啊。

  “黑娃,这些不重要,你快点放枣子吧。

  ”嫂子眼神有些飘忽,呼吸有点乱,“这个姿势有点累。

  ”我点点头,手里的枣子顺势放了进去,枣子麻麻赖赖的一点不圆润,中间几次把嫂子弄疼,让她满头大汗。

  “黑娃乖,还有两颗大的呢。

  ”嫂子又递给我一颗大枣子。

  “晓得啦!”我拉开嫂子的小手,一手扶着那里,一手放枣子。

  嫂子颤抖了几下,呼吸更乱了,身子和水蛇一样不自觉的扭动着。

  我知道这枣子让嫂子许久没接触过男人的身子更加空虚了,索性逗她一下,故意放不进去。

  “啊……黑娃,你别乱动啊,顺着第一颗枣子进去就行了。

  ”嫂子脸红如火,扭得更厉害了。

  “嫂子,放不进去哦!”我怕嫂子起疑,就没乱动了,认真的往里面放,接连几下都失败了。

  这第二个枣子个头大,又干巴巴的,没法放进去。

  要是有东西能像油那样滑就能放进去了。

  “黑娃,是嫂子昏了头,你等一下哦。

  ”嫂子让我把手拿开,然后出房间等一会,差不多也就一分钟左右,嫂子喊我进去,我看到她那里亮亮的,不知道她是涂了油还是做了其他。

  嫂子喘着粗气,想把我手里的枣子拿过去自己放,但看错了位置,没搭到我手上反而是搭在我下边了。

  我感觉很难受,感觉裤子都快撑不住了,嫂子这突如其来的一下,让我险些没忍住。

  嫂子脸色一红,手赶紧拿开,眼神若有若无的在我那里游走,脸色不仅发红,而且也不多话,空气中暧昧的氛围尤其重。

  有了油样的东西,第二颗枣子滑一下就进去了,第三颗枣子紧随其后。

  嫂子整理一下衣服,身体里的枣子似乎让她有些不舒服,两腿不自然的扭动了几下,然后对我说道,“黑娃,刚才的事儿出去不准对别个说,这是我们两人的秘密,听到没?”她脸上的红晕还没消下去。

  我点点头,有些装傻的扯着裤子,“黑娃知道了,我要去厕所,下面难受。

  ”我确实有些受不了了,而且被嫂子发现了,得赶紧去缓解尴尬。

  嫂子噗嗤一笑,“去吧去吧,我家黑娃长大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错觉,总感觉到嫂子的眼神在我那儿徘徊。

  “黑娃,你干嘛?一身汗,起来洗澡。

  ”嫂子走了过来,撩开了蚊帐。

  “嫂子,黑娃好困哦,想觉觉。

  ”我故意打个哈欠。

  “黑娃乖,洗了再睡。

  ”嫂子坐在床边,抓着我的胳膊摇晃。

  “好嘛!”我委屈的点头,磨蹭着爬了起来。

  我坐起之后,发现嫂子一直盯着我的那儿。

  发现有了反应,她眼神很复杂,矛盾之中夹着一丝兴奋。

  自从上次帮她放枣子之后,嫂子和我的关系更加亲密了一些,我也说不上来,似乎嫂子有些把我当自己人了。

  “黑娃,你是不是又和人打架了?”嫂子拉着我下了床,发现沙滩裤有泥巴,两眼一瞪,气呼呼的看着我。

  嫂子最怕我和别人打架,我成了傻子后,傻人有傻福,力气越来越大,打架就会伤人。

  “摔了。

  ”我摇头说。

  “摔着没?让嫂子看看。

  ”嫂子脸色都白了,不停的打量着我,确定没受伤,才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大哥死后,好多人都劝嫂子扔了我,嫁给村里的暴发户王四虎。

  嫂子舍不得我,不但没改嫁,还是和以前一样,细心的照顾我。

  “咋个摔的?”嫂子没好气的翻个白眼。

  “偷桃子,给嫂子吃。

  ”我傻呵呵的说。

  “傻黑娃,以后不准干这种傻事了。

  嫂子想吃桃子,花钱买,不准偷别人的,更不准爬树,听到没?”嫂子突然抱紧了我,生怕我会受伤似的。

  “晓得啦!”我感动的差点哭了。

  嫂子对我,真是没话说。

  我真的不忍心骗她,好想告诉她,我正常了,以后不用为我担心了。

  邪恶很快淹没了理智,我还是决定隐瞒下去,当一个快乐的“傻子”。

  嫂子这样漂亮,我又从没碰过女人,我实在不忍心和嫂子的关系疏远开,我宁愿永远做她身边的小傻子。

  嫂子还是一如既往的给我洗澡,我没法拒绝,只能接受嫂子的好意。

  “黑娃,你以后每次洗澡,嫂子都给你搓背。

  嫂子要泡枣子了,你就帮嫂子放,好不好?”嫂子温柔的帮我擦背。

  “嗯!”我用力点头。

  “不过这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记得不要和别人说哦。

  ”嫂子在我耳边说道。

  少妇幽香扑鼻而入,我小腹发热,在澡盆里完全失态了。

  嫂子当然看到了,但不去说破,也不理会,就和往常洗澡一样,弄得我心里痒痒的。

  嫂子从塑料桶里抓起蓝色的毛巾,往我身上涂香皂,背上,咯吱窝,胸前,小腹……涂到那儿的时候,嫂子有意的绕开了,毛巾在腿上擦了两遍。

  嫂子斜着身子,领口敞开了,胸口的白皙暴露在我眼里,晃个不停,引得我更是难受的不行。

  嫂子正在帮我擦小腹,但障碍横在中间,嫂子终究是避不开的。

  她丢下毛巾,叹了一口气道,“黑娃,你也长大了,以后你就自己洗澡吧。

  ”我吓了一跳,拉着嫂子的手着急的喊道,“黑娃永远都是小孩子,是不是这个太碍事了,黑娃不要就好了。

  ”说着我真的故作模样的要把那处拧掉,嫂子看到赶紧过来抓着我的手不让我乱来,无奈的笑道,“傻黑娃,这怎么说不要就不要,这可是你男子汉的标志呀!”我低着头,脸色通红,不知道什么时候嫂子碰到了那上头,温热的感觉让我不停的颤抖。

  嫂子也意识过来,脸色一红,但怕我做出傻事也没放手,她叹了一口气低声道,“你虽然人傻,但本钱倒是不小。

  ”我脸色难看,嫂子问我怎么了,我犹犹豫豫道,“嫂子,我有些难受。

  ”嫂子手掌轻轻动,时紧时松,她脸色带着一丝羞红,望着我问道,“黑娃,这样会好些吗?”“嫂子,好难受啊!”我不停的颤动了起来,感觉快要来了。

  嫂子这个时候停下动作,递给我一条毛巾把身上擦干净,待会穿衣服去吃饭。

  我一脸悲哀,这都快出来了,她怎么就罢手了呢,我拉着她的手,“嫂子,黑娃不舒服。

  ”嫂子摸摸我的头,温柔的说道,“忍一忍,一会就好了,你太早接触这些对身体不好。

  ”我无力反驳,我对嫂子而言是个傻子,不可能去争取什么的。

  “黑娃,王大山说,让嫂子去他家果园帮忙,嫂子去不?”嫂子擦了擦手上的水,和我说道。

  “有钱钱没?”我傻乎乎的问。

  我感觉王大山这老家伙没安好心,陈家和王家没半毛钱的交情。

  大哥死了,他甩手就借三万给嫂子,不要钱,偏要嫂子帮他泡枣子,还让嫂子去他家的果园干活儿,肯定有阴谋。

  “当然有啊!一个月三百块,中午在王家吃饭。

  ”嫂子把毛巾扔在桶里,抓起干净的衣服帮我穿上。

  “嫂子,不要去帮他们家干活!”我突然紧紧的抱着嫂子,表现出傻子应有的憨态。

  “黑娃,你咋啦?”嫂子拍拍我的肩膀。

  “嫂子,你去了王家,黑娃没饭吃。

  ”我没法说出自己的猜测,只能找个最烂的理由留下嫂子,希望她别去王家。

  王大山和王四虎两个畜生都对嫂子不怀好意,她天天去王家果园干活儿,中午还在王家吃饭,肯定出事。

  尤其是王四虎,这家伙长得牛高马大的,他要是对嫂子用强,嫂子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嫂子对我这样好,我绝不能让任何人欺负和伤害她。

  “傻黑娃,嫂子早上做多点,给你留一份,你中午热了就吃。

  嫂子晚上就回来了,又陪你吃饭。

  ”嫂子还是在安慰我。

  我却管不了那么多,死死的抱着嫂子,一点都不松手。

  嫂子开始还挣扎一下,但最后挣扎不开也就放弃了,逐渐的,在我怀里,她感觉到了一些男人的气息,那是她半年来都不曾感受过的。

  可能是下面还放着枣子的缘故吧,嫂子的火特别容易窜上来,刚才洗澡的时候就差点没控制住,现在被我一折腾,芳心大乱,脸蛋红通通的。

  “黑娃,你放开嫂子,我……不舒服。

  ”嫂子也确实难受,毕竟我那儿还没消停,碰着她心里越发的空虚了。

  “好嘛!”我委屈的点头。

  嫂子已经决定了,我没办法强行阻止,只能另想办法,暗中保护嫂子。

  一起吃完午饭,我上床睡午觉了。

  睡到下午醒来的时候,嫂子已经出门干活去了,我口干的厉害,去她房间里找找水喝。

  可是水没找到,发现在枕头下面一块红色的三角底裤,眼熟的厉害。

  这就是今天嫂子穿在身上的,今天给她放枣子的时候看到了,就是这一件无疑了,怎么现在换下来了?我走过去拿在手里看了看,发现中间满是干涸的痕迹,凑到鼻子前闻闻,一股说不出味。

  嫂子中午的时候自己折腾了一次?自从知道嫂子有自己动手的习惯之后,我竟然有了一个畜生的想法,代替我哥安慰一下嫂子寂寞的身子。

  可是这又是违背道德伦理的事情,毕竟嫂子对我那么好,我对她做那种事,简直猪狗不如。

  就在这种矛盾中,我和嫂子的暧昧还在持续。

  嫂子帮王大山家泡阴枣的事情还没有结束,往下面放枣子容易,取枣子难度可就大了。

  女人的那很深,嫂子一般早上放枣子,然后干了一天活之后枣子早就运动到深处去了,她自己一个人不可能取的出来。

  所以她一脸愁色的把我喊到屋里,锁好门窗,撩开裙子说道,“黑娃,快帮嫂子把枣子取出来,太难受了。

  ”看着嫂子收着双腿,看得出来已经起反应了,想必之前已经努力过很久了,三颗枣子还剩两颗出不来。

  我蹲了下去,低头看着。

  之前卡在边上的那颗枣子已经取出来了,现场一片狼藉,难怪之前叫得那样凶,这反应很强烈啊。

  “黑娃,碰着枣子了就取出来,知道不?”嫂子主动分开腿,生怕我看不到的样子。

  我狠狠的咽了口唾沫,凭着直觉去操作,可是里面太溜手了,自己又没什么经验,折腾几次都没成功。

  嫂子的身子不停颤抖着,呼吸大乱,胸前剧烈的起伏着,香汗淋漓,嘴里声音不止,不知道是痛苦还是愉悦。

  我摸索了很久,最后终于是找到了一点可以着力的点,把枣子取了出来。

  看着泡好的枣子,我也正好饿了,没多想就扔进嘴里,嚼了几下,吐了枣核,咕噜一声咽了。

  味道有点怪,女人味儿很浓,直冲鼻子。

  嫂子正在劲头上,压根没管我,还不知道我吃了枣子。

  我又伸了进去,继续寻找第三颗枣子。

  麻烦来了,我手不够长,指尖能碰着枣子,却没法抓住它,取不出来。

  “黑娃,快点!”嫂子的身子跟打摆子似的动了起来,媚眼如丝的叫唤着。

  

于是他就是语气很客气的对靳连山说了句这个病人很麻烦,得赶紧处理。

  靳连山微微点了点头道:“既然他处理不了,那以后这门诊的位子,他就没资格再坐了。

  ”他赵立晨能有这个门诊的资格,完全是看在刘夫人的面子。

  这要是才坐上去半天就被撵下来了,那他就没有任何脸面在这医院混了,不如直接卷铺盖走人。

  然而赵立晨刚想要说自己来,却被高长兴给挡住了。

  “院长,虽然立晨是坐了门诊,那也只是让他试试而已。

  我坐旁边的目的,就是为了应对突发情况……”高长兴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靳连山给打断了,他语气很是坚决的说道:“要是水平不够,就别在这丢人现眼,影响医院的声誉。

  ”一旁的顾皓羽接过话道:“都坐门诊了,还让人在跟前看着,干这种脱裤子放屁的事,你不嫌丢人,我都嫌丢人。

  ”赵立晨二话没有说,直接就拉开高长兴道:“好,今天这病人我接了,要是治不好我卷铺盖走人。

  ”人活一口气,树活一张皮。

  即便是这个工作来之不易,但是那也不能这样没有尊严的赖着。

  不过高长兴并没有给赵立晨证明自己的机会,他直接厉声说道:“你才来几天,逞什么能!一边呆着去!”赵立晨一听顿时就愣住了,他没想到平时文文弱弱一副老好人的导师居然也会发火愤怒。

  “靳院长,你要是想找立晨的麻烦,请你找个合适的理由,拿病患来要挟恐怕不妥吧。

  ”说着高长兴就戴上口罩,然后冲着一旁的护士吩咐道:“先去开一只安定给她打上,看看效果。

  ”护士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快速走了出去。

  然后高长兴让赵立晨帮着弄进检查室,开始给病人检查。

  对于站在一旁的靳连山,直接是置若罔闻不予理睬。

  顾皓羽慢慢的走到靳连山跟前低声问他这怎么办。

  靳连山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给顾皓羽说了句,你在这看着。

  一会处理完了,让这赵立晨直接滚蛋。

  过几天找个理由直接让你上。

  说完靳连山就直接走出了门诊室。

  没一会的功夫护士就来了,打上一针安定之后,女病人是稳定下来了,但是身体还是不自主的扭动,嘴依旧是在低低的娇喘着。

  于是高长兴就给她验血的,但是血检出来了,指数正常。

  (男女性故事)这下麻烦大了,指数正常,人却依旧是处于发春的状态……就在高长兴想这要怎么办的时候,副院长靳连山居然又进来了,他把高长兴直接叫了出去,就留下赵立晨一个人在检查室。

  在上大学的时候,赵立晨研究过很长一段时间的中医,为了就是将来能够换科,毕竟这个性心理科成就不了名医。

  既然血检不出来原因,于是赵立晨就打算号脉试试,看看能不能号出个究竟来。

  然而他这一拉开女病人的胳膊,整个人顿时就愣住了,紧接着他把女人的另外一只胳膊拉开一看,情况同样的触目惊心。

  这光胳膊上都五六个,那身上岂不是……和赵立晨料想的一样,这女人的另一只胳膊也满满的都是红点。

  这胳膊上都是红点,那身上呢?还有女性的常规兴奋点上是不是全都已经布满了红点?想到这,强烈的好奇心促使着赵立晨想要掀开女人的衣服看看,到底和他推想一眼不一样。

  然而就在赵立晨想要把女人的上衣掀开看看的时候,倒是高长兴突然神色严峻的走了进来。

  看高长兴那脸上的表情,赵立晨直道是那个副院长靳连山又犯贱找事了呢。

  然而事情并非如此,并不是他寻衅滋事,而是带女病人的男人‘找事’了。

  那个男人是市里某位局长夫人的亲弟弟,眼下到了医院凭先进的关键时候,这要是治不好的话,万一惹了领导那整个医院所有在职医生的努力就全都白费了。

  所以刚才靳连山来,别的没有多少,就说了一句务必要治好,治不好全科室挨罚,治好升职加薪。

  怪不得这女人看起来虽然已经过了三十,但是这皮肤保养的也相当的好,要是不仔细看,还能看成是二十几岁的小姑娘。

  赵立晨一听连忙说道:“老师,这对您来说是好事啊,你还发什么愁啊?”高长兴微微摇了摇头,眉色严峻的说道:“问题是我处理不了,我也不知道这女人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性欲抑制不了。

  ”赵立晨刚想说让他试试,高长兴就直接说道:“我已经如实的跟副院长说了,他说让主任来处理,估计一会就到了。

  立晨,你放心今天这事不会算到你头上的。

  ”既然主任都来了,那赵立晨就不好说什么了,毕竟他现在还只是猜测,并没有办法确诊,到了这个关头,他最后的选择就是不要露头。

  没一会的功夫,主任就来了,他询问了检查的大致情况,然后看了看女病人的化验报告单,看着看着这脸色就变了。

  这时副院长靳连山走了进来,他看着主任说道:“怎么样?能处理赶紧处理,这个病人可不是一般人。

  ”主任叹了口气道:“院长,这个我真的无能为力。

  ”靳连山一听,脸色顿时就变了,他瞪着眼睛看着主任说道:“什么叫无能为力,你一个科室主任都看不好?你知道这个病人有多大能量吗?刚才,就在刚才局长夫人还打来电话说让我们给好好治,我当时还打了包票。

  现在你这可倒好,直接给我说无能为力?”若是平时这靳连山说这样不客气的说话,主任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绝对会找机会回敬。

  毕竟他不仅是一个科室的顶梁柱,而且是性心理学的专家。

  顶梁柱要是造反了,那一个科室可就要出问题,这样的责任谁也担不起。

  再加上他为人左右逢源,然后跟院长那关系暧昧,所以基本没人会惹他。

  但是此时此刻别说是说话不客气了,即便是打他两个耳光,他都无话可说。

  毕竟他身为一个科室的顶梁柱,居然无能为力不知道该怎么办,这责任就全都在他了。

  靳连山见主任没有说话,于是又补上了一句道:“你给我说说,怎么就无能为力了?”主任深深的叹了口气道:“各项检查指标都正常,而且安定也打了,但是这性冲动就是止不住。

  所以我怀疑,可能是吃药或者某种原因,让她患上了罕见的性渴求症。

  国外有一例这样的女病人,因为无法治疗就自杀了。

  ”靳连山一听沉重的叹了口气道:“既然如此,那就让她转院吧。

  不过今天这事你们科室必须要负全责,首先就是年底奖金全扣,其次就是这小子立刻滚蛋。

  什么都不会在这装什么大头蒜。

  ”这主任一听,顿时就愣住了,他用眼神暗示靳连山说他是刘夫人推荐的人,这个可得罪不起啊。

  然而对于主任的提醒,靳连山直接是置若罔闻,语气很是严厉的说道:“你们谁都别求情,谁给他求情,去就跟着他一起滚蛋,我们医院是三甲医院,不是废品收购站。

  ”本来赵立晨想跟自己没关系,只有不出头就行,但是没有想到靳连山这下定了决心要找自己的麻烦。

  到了这种情况,赵立晨也没有什么选择余地了,他要是想继续留在医院、还想再次遇到女高管他都要拼一把。

  赵立晨直接走上前去,看着靳连山说道:“副院长,是不是如果我治好了她,你刚才说的处罚都不算数?”靳连山微微皱着眉头,看着赵立晨,语气很确定的说道:“对,如果能治好,不仅处罚没有,而且还会有奖励。

  问题是你行吗?”他这语气之所以如此的确定,只是因为他绝对不相信主任医师都束手无措的病,他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能处理的了。

  赵立晨并没有搭靳连山的话,而是直接口气很是随意的问了一句这奖励是什么。

  看着赵立晨那一脸的无所谓,靳连山这心里的火气一下子就窜了上来,但是却没有出气点,也就只有强行押着。

  “你要是能处理,今年你们科室奖金翻倍。

  但是你要是处理不了的话……”靳连山这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赵立晨直接给打断了,我说的是我的奖励,我这才过实习阶段,年终奖基本没有,所以我想要我的好处。

  靳连山一听,这心头火气一下子就搂不住了,他厉声说道:“你想要什么奖励。

  ”赵立晨毫不避讳的看着靳连山说道:“很简单,入职满一年时候的编制。

  ”虽然这性心理科室,不是这家医院的主要科室。

  但是这说到底也是一家三甲医院,这编制也是相当的紧张的。

  一般大的科室每年也就一两个,小科室每年最多也就是一个编制名额而已。

  而且这个性心理科明年的编制,早就已经被靳连山预定给了他侄子顾皓羽。

  赵立晨公然要抢夺顾皓羽的资格,倒不是他够狂妄,而是事情到了紧要关头,能捞多少好处算多少好处。

  其实他还有另外一个打算,如果靳连山不答应,那就可以暂时借机不走,等找到了下家然后直接自己走人。

  然而让在场所有人都惊讶的是,靳连山居然很是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行,只要你能处理的了,明年你们科室编制名额我做主就给你了。

  不过……”靳连山话说了一半,这话音突然一转道:“不过如果你处理不了这个病人,那在你的档案里面我就会写上你有过医疗事故。

  ”赵立晨一听,心里只骂靳连山这孙子真他妈的无耻。

  医疗事故是什么概念,那对于一个医生来说很可能就是职业生涯的终点啊。

  然而眼下到了这个地步,赵立晨也就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至于能不能处理的了,那就只有看造化了。

  看到赵立晨答应了,靳连山二话没说直接就扭头走了出去。

  这靳连山刚一走,主任看着赵立晨,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小子咋就这么年轻气盛啊,我刚才给试了多少眼色不要你说话,你看不到吗?你这不是自掘坟墓啊。

  ”赵立晨淡淡的笑了笑道:“我也没办法啊,你看那个副院长,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算了,既然那已经答应下来了,一切后果就由我拉承担了。

  ”主任看了赵立晨一眼,重重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导师高长兴指了指赵立晨说了句你啊你,然后也就跟着走了出去。

  两人刚走,护士就走了进来,问他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赵立晨点了点了点头,然后就点了点头道:“嗯,可以开始了。

  先把女病患的衣服全都脱掉吧。

  ”“全都脱掉?”护士猛的一愣,你这要检查什么啊需要脱光?不过尽管她满脸的无法理解,但是最后还是选择了听从赵立晨的话。

  随按赵立晨只是个实习医生而已,但是再怎么说也是医生,护士就需要听从医生指挥。

  毕竟她只有听从处理权,并没有决断权。

  当护士把女病患的脱下来的时候,赵立晨当时就惊呆了,他没有想到这女病患身上居然有这么多的敏感点。

  我靠,这女人到底干什么了啊?一身都是G,怪不得性冲动的那么强,这一身的敏感点,随便一动,这性欲还不得噌噌的往上涨啊。

  赵立晨没有时间去研究这敏感点出现的原因,他眼下最迫在眉睫的事情就是尽快消除这些名干点,不然这女病患很可能会过度高潮而危及死。

  但是现在问题来了,这满身的敏感点,该怎么办才能去掉呢?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赵立晨突然发现这敏感点的分布排列很是眼熟,但是具体跟上面相似却在怎么也想不起啦。

  “赵医生,女病患的衣服已经脱光了,接下来我们怎么办?”看着赵立晨在那愣神,护士以为他是在浮想联翩,于是就语气相当很是不好的说道。

  赵立晨猛地一下子回过神来,本来他还想说我再观察观察,但是聚在这个时候他突然看到检查室另一头上的东西,顿时就豁然开朗了……从门诊室出来,靳连山脸上的表情就风轻云淡了,这原因很简单,一方面是自己夸下的海口有了推辞。

  回头那女人的家里人追问,直接全都退给赵立晨,另一方面这赵立晨今天肯定是必须要滚蛋了,他开了这个口子就由自己的侄子顶上。

  这还不算什么,更关键的是,这赵立晨打着刘主任的名号在这作威作福,这次直接就直接不动声色的打了他的脸,基本上就等于报当年穿小鞋的仇。

  这一想起当年的事情,这靳连山就恨得牙根直痒痒,当年如果不是那个刘主任从中作梗,他也不会在这个副院长的位子干这么多年。

  都说一箭双雕就已经是千载难逢的喜事了,这一箭三雕那基本上可说是一大兴事,这靳连山自然相当的高兴。

  一直在注意着门诊室这边动向的顾皓羽,看到舅舅从里面出来是面带着笑意,猜到自己坐门诊是没有什么问题,直接就得意了起来。

  “我给你说赵立晨那小就是猪鼻子插大葱纯装蒜,我把话仍这,他今天就得给我滚蛋!”顾皓羽旁边的一个戴着眼镜、满脸青春疙瘩逗的小胖子,一脸谄媚的说道:“那小子滚蛋了,那见习门诊的资格那不就是你顾大少了啊?就不说你舅舅了,就说你水平也没人敢有什么话说啊。

  ”顾皓羽看了那小胖子一眼道:“你就会说废话,这谁看不出来啊。

  不过我还就喜欢听你这废话,哈哈……”“那顾少,你要是发达了,可别忘了小弟啊。

  ”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d.aspx?4925.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d.aspx?1137.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d.aspx?7386.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d.aspx?1790.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d.aspx?6424.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d.aspx?7778.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d.aspx?4942.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d.aspx?61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