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無碼 a 片 中文,新手必看

老爷子不仅是萧雪芙的父亲,更是她的精神支柱,如果今天萧老爷子死在这里,她不介意拿这个没有血缘的弟弟开刀。

  金世奇拼命的对比着数据,但是怎么看都看不出原因。

  监视器上,萧老爷子的生命数据在不断的降低,金世奇的心也在一点点的变得冰冷。

  此时的他,已经后悔接了这个工作。

  “会不会是有新的出血口没被发现?”终于,站在不远处的齐昊开口说道。

  “新的出血口!”听到齐昊的提示,金世奇恍然大悟,对着数据反复对比,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

  “没错,就是新出血口”金世奇连忙对萧雪芙说道“应该有两到三个小出血口,在照CT时候没发现,此时突然破裂,所以导致现在的情况”“那要怎么做?”萧雪芙不想听金世奇的废话,直接问解决方法。

  “只能再开刀… …”金世奇犹豫了一下,最终说道“只不过刚开了一次刀,在开刀的话,以老爷子的年纪,那成功率不足…….”说到这里,金世奇已经不敢说下去了。

  “不足什么!”萧雪芙一把抓住金世奇的衣领,冷冷的说道“给我说清楚,不足什么!”“成功率不足两成… …”金世奇哭丧着脸说道“但是如果半个小时内不做手术的话,老爷子就必死无疑了!”“混账!”萧雪芙很想把眼前的这朝国所谓的名医打死,但是现在手术技术最好的就是他,为了自己父亲,萧雪芙还真的不能动手。

  “还有没其他办法?”萧雪芙此时也冷静了下来,放开金世奇,冷冷的问道。

  “没有!”金世奇此时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嚣张自信,他知道,今天没有奇迹出现的话,自己算是完蛋了,这两成的概率他还是说多了,实际上他出手的话,一成概率就顶天,相当于是说,没有幸运女神眷顾的话,老爷子是必死无疑了。

  只是他不敢说实话啊,一旦说实话出来,立马就得陪葬,萧氏集团在深市的势力有多大,他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

  “怎么办?”萧雪芙此时也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再开刀吧,不足两成的概率,那根本就是在玩命。

  不开刀吧,那是必死无疑,哪怕是果断如萧雪芙,此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让我试试吧”站在一旁一直沉默的齐昊,最终还是拗不过自己的心,不忍心萧老爷子就这样丧命,最终还是决定出手。

  “齐昊,你?”萧雪芙眉头一皱,不明白此时齐昊突然这么说是为什么。

  不过金世奇倒是大喜,毕竟齐昊出手的话,到时候老爷子死了,也有个人和他一起承担责任。

  “萧总,我觉得可以让他试试!”金世奇假惺惺的说道“我出手的话,虽然也有一定的信心,但是毕竟两成的把握,风险还是偏高,齐昊既然主动请缨,想来应该有不小的把握,为了老爷子着想,我愿意让贤,让齐昊出手!”先吹捧下自己,说明不是自己医术的问题,再强调齐昊主动请缨,自己为了病人着想才让位,这样一来,三两下就把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救活了,那是自己抉择聪明,救不活,那是齐昊不自量力。

  金世奇的这点小伎俩当然瞒不过萧雪芙,不过她也没时间计较,只是问道“你有把握吗?”“我不知道。

  ”齐昊摇了摇头“但现在也已经没其他的选择了,相比金医生的话,我觉得我的成功率应该会更高”金世奇此时恨不得齐昊把自己的医术吹上天,见此,立马说道“萧总,既然齐昊这么有信心,那就让他出手吧”“不行!”萧卓现在慌了,他坚信金医生的医术,毕竟他是那个人推荐来的。

  “金医生,还是你出手吧,齐昊这种来历不明的江湖骗子,大姐你不能相信,还是让金医生来”“卧槽!猪队友!”金世奇此时掐死萧卓的心都有了,明明已经可以置身事外,偏偏又被这蠢货给拉回去。

  “不用了,既然齐昊有信心,虽然我也有不小的把握,但是一切以病人为重,还是让他来吧”金世奇谦虚的说道。

  “金医生,你可不能被这骗子几句谎言给骗了”萧卓一脸鄙视的看着齐昊“这种人,怎么可能跟金医生的医术相比”齐昊也懒得跟萧卓这种傻鸟计较,毕竟现在情况紧急,他看向萧雪芙,淡淡的问道“萧总,你的决定如何?”萧雪芙很犹豫,毕竟齐昊的医术他一点都没底,不过当他看到齐昊那淡定的眼神时,终于下了决心,也没别的选择了。

  “齐昊,那就拜托你了”萧雪芙对齐昊点了点头“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大姐,你是糊涂了啊,你这样,是在拿父亲的性命乱来!”萧卓喊道。

  “你给我闭嘴!”萧雪芙厉声呵斥“一切后果我来承担,现在,你给我安静点!”“需要什么东西?我马上让人准备。

  ”萧卓安静下来之后,萧雪芙对着齐昊说道。

  “跟医院这边借八十根银针吧”齐昊说道,紧接着让人把老爷子推回病房。

  十分钟之后,一切准备妥当,齐昊说道:“接下来,我会施展九九回天针,需要大概3个小时才能完成整个治疗的过程,期间不允许任何人打扰”“萧总,你要留下来看可以,但是我希望不要让其他人闯进来,否则造成的一切后果,我不负责!”“明白”萧雪芙点了点头,喊了个随身保镖进来,吩咐了几句之后,保镖就离开了,房间里就只剩下齐昊三人。

  “好了,记得,不要打扰到我,也不要出声。

  ”再次吩咐之后,齐昊开始了治疗。

  把萧老爷子的上衣脱掉后,露出了瘦骨嶙峋的上身,身上还有不少的陈年旧疤。

  齐昊把他身上的检测仪器统统拔掉,一手扶住萧老爷子的肩膀,让他可以稳住坐立着,另一只手如幻化出八条手臂,以极快的速度下针,瞬息之间下针数十次,看得萧雪芙惊讶万分(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

  这是千手针法,一种古代的施针手法,适用于需要快速施针的情况,双臂以规律的轨迹摆动,速度过快,所以在背后形成数量众多的手臂幻象,仿佛千手观音一样。

  这九九回天针,需要极高的施针速度,也只有配合上千手针法,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

  传言,千手针法最高境界,每只手臂可以幻化出十五个虚像,速度可以达到瞬息百针的水平。

  千手针法,观音渡人!“天枢,风门,转天突”“至阳,日月,鸠尾变”“血海,涌泉,入关元”“期门,客主,接后顶”齐昊一边下针,不断的在脑海中构建着萧老爷子体内的穴道,脉络走向,扶着肩膀的手则不断的渡入内力,掌握着萧老爷子体内的情况,一点点的修正自己的下针位置跟顺序。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过去,齐昊已经大汗淋漓,一层细密的汗珠浮现在额头处,显得很劳累。

  萧雪芙此时已经相信齐昊的实力,刚才千手针法的异象,针灸时的行云流水,已经彻底征服了他,他现在担心的是,齐昊能不能坚持下去。

  “哎,果然还是太逞强了”齐昊在心中暗叹了一句“这九九回天针,以我现在的内力,还是过于勉强。

  ”不过事已至此,病人的性命掌握在自己手上,齐昊是绝不会放弃的。

  只见齐昊低喝一声,幻化出来的手臂从原来的八条,变成了十二条,下针速度暴涨,同时齐昊的脸上青筋暴现,死死的咬紧牙关,压榨着丹田中的每一分内力。

  终于,20分钟之后,在后期暴涨的速度之下,原本还有一个小时的疗程被齐昊硬生生的压缩到半个小时之内。

  “拿个水盆来。

  ”齐昊说道,萧雪芙连忙把地上的水盆递了过去。

  齐昊让萧老爷子的脸对着水盆,把他后脑勺上完骨穴的银针拔出,顿时,萧老爷子口中连喷三口黑血,正中水盆。

  “好了。

  ”示意萧雪芙把水盆拿开,齐昊把萧老爷子的嘴角擦干净,紧接着把后背的银针收走,扶着他慢慢的躺下。

  帮萧老爷子躺好之后,齐昊虚弱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指着萧老爷子胸前的七根银针说道“这七根针,叫七星命源针,需要维持三天三夜,绝对不能拔下来”“老爷子半个小时内就会清醒过来,其他的一会再说,我要调息下”说完,齐昊就盘膝坐在椅子上,开始调息了起来。

  这次强行施展九九回天针,对于齐昊的负荷实在太大,甚至在最后,为了确保成功,齐昊直接逆转了内力,短时间内强行提升修为,导致耗损过大,所以把事情交代清楚之后,齐昊就直接开始打坐了。

  半个小时后,随着一声的呢喃,萧老爷子终于醒了过来。

  “父亲!”见到萧老爷子醒过来,萧雪芙一个健步来到床边,轻轻的呼唤了一声。

  “天涯?”萧老爷子一开始还迷迷糊糊,不过清醒之后,终于认出了萧雪芙。

  “父亲!”萧雪芙喜极而泣,终于,这个萧氏集团的最高领导,在深市举足轻重的大人物,在自己父亲面前,流露出了真实的情感。

  “傻孩子,哭什么,我这不是没事嘛。

  ”萧老爷子笑道“是齐昊救了我吧,齐昊呢?”萧雪芙此时有些尴尬。

  自己之前那么怀疑齐昊,现在想想还真的有些羞愧。

  

“勇哥,你那个项目那么大,单个生产厂家恐怕供应不上来,你要不考虑分给几家一起做?”徐勇目前对我还算客气:“有好几家竞标的公司,都有独自完成的能力,不过他们要价有点偏高,你说的方法,也能节约一笔成本。

  ”这两天经过陈雅的干预,徐勇已经有些动摇了,我见此立马接话。

  “我觉得,那个李远的公司就不错。

  ”徐勇皱着眉:“李远?他不光找了陈雅,还找了你?”毕竟之前去陈雅家撞见过,所以我也不需要隐瞒:“对。

  ”“他的要价,的确很优惠……行吧,既然他都请动了你和陈雅,那我就派人去看看,要是质量什么的没问题的话,我给他一半。

  ”本来我的预期最多要三成,没想到徐勇这么大方。

  徐勇给的越多,李远欠我的人情就越不容易还,我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一离开办公室,我就赶紧给李远打电话。

  李远在电话里一个劲的道谢,说等合同签完了,一定要请我吃饭。

  我也没拒绝,想到他和肖静梅的事情,便叫他把肖静梅也带上。

  一提到肖静梅,李远的语气顿时阴沉了些,不过还是答应了下来。

  我又打电话,想把这消息告诉陈雅,但是陈雅居然没接。

  一直到下午,陈雅才回了我电话。

  “陈雅,你干嘛去了,不接电话。

  ”我迫不及待的问。

  陈雅的声音有些迟疑:“我去见小倩了。

  ”我脑子里面顿时浮现出各种正宫撕小三的暴力场景,那个小倩喜欢健身,要是真的打起来,陈雅一定吃亏,我顿时担心:“你没受伤吧?”她的语气听起来很奇怪:“我没事……你有空的话,能不能去小倩那里一趟?”我顿时懵了:“为什么?”“徐勇没把结婚的事给小倩说,她也一直被蒙在鼓里,这会她心情有些激动,我怕她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

  ”我和小倩没见过几次面,算是认识,本来以为她就是个想借机上位的小三,所以也没兴趣深入了解,没想到还有这档子事。

  “好,我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我开着车往小倩那边赶。

  小倩的住处是我找的,就在大学旁边,所以我直接去了她家。

  本来准备敲门,但是发现门没有关,推门进去,只见小倩坐在沙发上。

  她穿着一件运动背心和短裤,看样子从健身房回来还没来得及换衣服。

  大抵是喜欢健身的缘故,小倩的身材极好,身上的线条看着极为养眼,只是这会她眼眶通红,眼神一片灰暗。

  “你没事吧?”我询问着走过去,小倩并没有因为我的到来有所动作,依旧盯着空气。

  “徐勇已经结婚的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和她一共也没见过几次,我哪儿知道徐勇骗着他。

  “我以为你知道。

  ”小倩微微抬头,眼里有了几分愤怒:“在你眼里,我就那么像小三吗?”这话让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有沉默。

  小倩见此冷笑一声,接着拿出电话:“我找徐勇问个明白。

  ”我狠狠的打了个颤,要是他去问徐勇,徐勇一定能通过陈雅查到我头上来。

  我一个箭步冲过去,把她的手机抢了过来。

  小倩忽然像是受了刺激一样,直接站起来,对着我一阵拳打脚踢:“你干什么!你让我找他问清楚!”我抓住她的双手,把她按在沙发上:“然后呢?他一脚把你踹了,你什么都得不到,他又去找新的情人,这样你就快活了?”小倩还不停挣扎着,身上的运动背心很快被挣扎得脱落,露出里面的黑色内衣,而她现在显然顾及不到这些,放声大哭。

  “不然我还能怎么办?陈雅那么知书达理,明知道我是小三,还愿意来找我和平谈话,我觉得自己就是个罪人!”“可这都不是你的错,你现在和他摊牌,没有丝毫作用。

  ”小倩稍微平静了一些:“那你说,怎么办?”现在最重要的是要稳住小倩,不能暴露我和陈雅。

  至于徐勇,身为一个大老板,肯定有不少拜金女往他身上贴。

  若只是拜金女,大家你情我愿的倒是没什么,但是偏偏他骗了小倩,让小倩不知不觉的做了小三。

  “这事就这么算了,你能甘心吗?”我问到。

  小倩双手掩面:“不甘心又能如何,我又斗不过(三个洞都被塞满爽)他。

  ”我安慰着她:“所以现在你千万不能和他摊牌,你就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等以后有机会了再找他报复回去,我可以帮你。

  ”小倩倔强的看着我:“我凭什么相信你。

  ”我眼神不禁有些暗淡,又回忆起欣岚的事情,心里立马有了几分火气:“因为我和你一样,都恨着徐勇。

  ”我大致把事情给她讲了一下,还告诉她,如果想报仇,那就和我站到一边。

  我手里已经有了几个项目,还有李远那个,我也能得到相关资料,在单干之前,我能在徐勇这边获得的渠道资源当然是越多越好。

  至于小倩,现在陈雅失宠,欣岚还没到手,她无疑是吹枕边风的最佳人选,有她帮我,一定事半功倍。

  应该是觉得这个办法可行,小倩逐渐冷静下来,见她放弃挣扎,我也试着松开她。

  我这才注意到,她的运动背心都已经脱到了腰,只有黑色内衣托着她的小胸脯,虽然不大,但是却因为稍显青涩,带着一种别样的诱惑力。

  我移开目光,尴尬的咳嗽了几声,然后开口:“你要不先把衣服穿好?”听得我提醒,小倩也发觉自己的不妥,赶紧把运动背心提了上来,脸颊变得绯红。

  事情都说清楚了,我也不用多待了。

  “今天的事情你就当没发生过,之后徐勇来找你,你以前怎么样,继续怎么样就是了。

  他老婆陈雅你也见了,陈雅丝毫没有怪你的意思,你不必有什么心理负担。

  ”小倩眉头皱起来,抽动了一下鼻子:“可是我现在觉得徐勇很恶心。

  ”“你要是想报仇,最好沉住气。

  ”话音说完,我再不逗留,直接离开了。

  之后过了几天,李远的合同顺利签下来了,他之前说好的,打电话来请我吃饭。

  我懒得再去外面折腾,上次尝了肖静梅的手艺也还不错,干脆就定在他家。

  开车过去,上楼敲门,这次来开门的是肖静梅。

  她今天穿了一件朴素的白短袖和牛仔裤,衣着很普通,但是她身上那股成熟的风韵总是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或许是见到我,她就想起了上次的事情,脸色顿时红了,把头低了下去。

  “王总,快进来吧。

  ”我心情不错,对她笑笑:“还是直接叫我的名字王皓吧,叫王总实在有些别扭。

  ”肖静梅乖巧的点了点头:“好,王皓,进来坐吧。

  ”我笑着走进去,一进门,李远就迎了上来,热情的握住我的手:“王皓兄弟,这次多亏了你,要是再接不到生意,我都没钱给工人发工资了。

  ”我同样握住他:“李老板第一件事是想着给工人发工资,这么有良心的老板,这年头可不多见了啊。

  ”李远似乎被我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挠了挠头,然后招呼我入座。

  肖静梅也坐了过来,只是每次她看向李远,那笑容里面总是会多出几分强颜欢笑的味道。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c.aspx?5561.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c.aspx?621.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c.aspx?5134.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c.aspx?2958.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c.aspx?6867.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c.aspx?3356.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c.aspx?7021.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c.aspx?60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