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舔 鮑,新手必看

用膳时间向来是各坛弟子聚首一堂的少有时候,虽不至於热热闹闹笑语震天,交情好的(3p经历)师兄弟师姐妹还是坐到一起聊上几句的,这时候通常一目了然谁与谁亲近、谁与谁交恶的小是小非,各坛有各坛的一套人情冷暖,唯独北坛的师兄弟二人清静简单一如往常。

  「大师兄。

  」见是顾长歌那道仙白身影飘袂而入,早早到了饭堂的其余三坛弟子不敢怠慢,恭声唤道。

  顾长歌身後跟着一个神情冷傲的少年,眉目一动一敛间掩不住盛气轻狂,见了人也不吭一声,虽脸色因浑身倦乏而敛去了一身不羁,偏生那与生俱来的傲气怎麽抑压也无法完全消去,教人瞧了就是喜爱不来,若谁不信邪同他开口讲话更准要气得磨牙。

  自家师弟不会叫人,顾长歌倒没有说什麽,或许这也是纵容得尉迟律成了如今这个样子的元凶,但显然顾长歌对自家师弟的要求已经降到不能再低,只要尉迟律在回话时恭恭谨谨不嘲不讽,自己便要觉得满意了,偶尔也会觉得,自己身为大师兄却教出如此不守规矩的师弟实是有那麽些许失败。

  饭堂中央是几排长长的木桌,四坛弟子分坐於两侧,由低阶弟子将膳食分派,一荤一素一汤,尉迟律正值发育年间,怎麽吃也吃不饱,总是要顾长歌开声阻止他继续添米饭的举动方肯罢休。

  膳後,顾长歌正偕着他家师弟离去,一抹身影冷不防地截在前面。

  「大师兄,杜长老有找。

  」顾长歌微怔,认得这位前来通报的弟子确是侍候在杜十方跟前的小书僮,只恩师甚少在这个时辰找人,怕是出了什麽要紧事。

  「我这就随你过去。

  律,你自己下去演练吧。

  」顾长歌应道,不忘侧身向身後的人吩咐一声。

  「师兄,我也去。

  」「不必,你自个儿先自习片刻,过後我会再仔细教你一遍。

  」说完,便随着那书僮去了。

  尉迟律正要抗议,偏偏想不出抗议的理由,那只不过是对师兄随便就抛下自己的不满,哪能堂而皇之地说出口,当下只能冷冷地板起脸,悻悻然目送顾长歌的仙白背影而一言不发。

  算了,自己练就自己练。

  他用了三年时光学成雪月峰剑法的第一重,比寻常弟子快了那麽一两年,半是顾长歌悉心教导的功劳,半是自己凭着天姿悟性不辞辛苦的勤练,如今终於到了第二重,心底里不由生出些许得意兴奋,好像自己到达了一个里程碑,离他家师兄隐约又近了那麽一点。

  午後习练的地方不受规限,看修习的是什麽,一般而言,剑法在中庭、心法在暗室。

  尉迟律自身偏好弄剑,独自一人时爱在中庭外的雪地独练,现下正是着手学习第二重第一式的剑法的好机会。

  雪月峰第二重剑法、逍遥九剑。

  他兴冲冲地提剑演习了一会,身後冷不防地响起了一名南坛师兄的叫唤。

  「小师弟,怎不见你家大师兄?你们平常两个不是形影不离的麽?」严略难得见尉迟律身边没有顾长歌的身影,实在是太习惯这两位同时出现,现下只见其一就怎麽看怎麽怪。

  「师兄被师父叫去啦。

  」尉迟律心不在焉地懒懒回道,手里仍在专心地挥动着他的长剑。

  「嘿,既然你家师兄现下没空理你,不如跟我较量一回,让我瞧瞧,大师兄亲手教出来的小师弟,又进步到什麽程度去了。

  」这南坛的严略出於好奇,也出於看不过眼尉迟律那种好似谁也不放在眼里的狂狷,虽不至於讨厌上对方而找他的茬,但见到这种态度就是忍不住想挫挫对方的锐气,况且雪月峰里弟子私下较量互相切磋是平常事,从比武切磋的过程也能精进自身武艺,因此师长们只眼开只眼闭,只要不见血都随弟子去。

  「不好,师兄快回了。

  」尉迟律想也不想就拒绝。

  「反正大师兄现下也大概没空理你了,午前我在大门碰见杜长老带了个女孩回来,估计你们北坛要多一位小师妹啦。

  大师兄这会被杜长老叫去,大概也是为了这事吧。

  」尉迟律明显一怔,好似霎时未能理解那些字句似地皱紧了眉。

  须臾,脚步急起,像是焦赶着去何处。

  「小师弟,我今天可不会放过你,接我一招再说!」严略在後头追了上来,一边叫着,长剑自剑鞘抽刮出尖脆声响,在午後的雪月峰异常刺耳。

  被人如此撩泼挑衅,换作是平日尉迟律自当奉陪,然他此刻心有疙痞,只想赶去恩师那里看个清楚,心思未曾放在这较量切磋上头。

  恍惚沉吟之际,没料到严略突然提剑而至,尉迟律霎时间没有防备,臂上倏忽多了一道血口。

  「你!」尉迟律吃痛怒瞪,怒气霍地涌上。

  「呃、小师弟,你没事吧?你干麽不闪不避?不就说了要过几招而已,你小气什麽?!」严略显然没想到对方竟不出招,现下见了血,并非他之本意。

  

他们两家平常都有人在,所以,最方便的地方还是玉米地里,只要动静不大,就算有人从小路上路过,也不会发觉。

  而且,方大庆这个人比较嚣张,就喜欢祸害别人家的女人,享受这种快感,既然如此,那我就在这里等着。

  当然,这是个苦差事,但我只能守株待兔。

  皇天不负有心人。

  我等到第四天的时候,我终于看到方大庆从小路上来了!他戴着草帽,背着背篓,急匆匆的走过来。

  我赶紧钻进玉米地里,向他家的玉米地靠近。

  没多久,我就听到了前面的动静。

  我悄悄的接近,然后就看到前方十几米的位置,方大庆一边掰玉米,一边把玉米秆放倒。

  几分钟之后,他就开辟出一个空地,然后从背篓里取出一张凉席,铺在了玉米秆上。

  (护士情欲短篇小说强)他一屁股坐下,一边擦汗,一边掏出手机。

  此时,我跟他的距离不过五六米远,我是趁他掰玉米的时候,悄悄往前移动了。

  说了几句话之后,他放下手机,又取出一瓶水喝着,然后就躺在凉席上,用衣服遮着脑袋休息。

  我就拿出手机,打开摄影功能看下效果。

  这些天,我玩手机也很麻溜了。

  毕竟是盲人手机,效果不是很好,但至少能看得出来人的样子,这就足够了。

  于是,我耐心的等着。

  过了二十分钟左右,有动静了。

  方大庆也站了起来。

  很快,一个人出现了。

  果然是何香玉!她戴着草帽,穿着连衣裙。

  “嘿嘿,想了吧?”方大庆一把搂住女人,色笑道。

  何香玉一把推开他,“想个屁,你还没有赔我的厨房!”“我又没动陈晓岚,赔个屁啊!”方大庆哼了一声。

  “方大庆,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何香玉绷着脸:“老娘我冒着风险帮你干破事,厨房被烧了,你还不认帐了?”“嘿嘿,认帐,认帐,我赔你一千块,怎么样?”方大庆嘻皮笑脸的说道,一只手又伸了过去。

  何香玉拂开他的手,“不是一千块,是五千块!”“哎,你厨房那些破东西值五千块?”“是你答应要给我五千块的!”何香玉瞪了他一眼,“再说,老娘陪你睡觉不要钱?”“你——”“你不给钱是吧,那行,我走!”何香玉作势要走。

  方大庆一把拉住她,“行,行,五千块就五千块,待会我给你转支付宝。

  ”“方大庆,你可不要耍赖,要是你不给我,以后咱们就一拍两散!”“放心,我方大庆是什么人!绝不耍赖,不过,你还得帮我把陈晓岚弄到手。

  ”“可以,反正她现在又不走,有的是机会,不过,价钱另算!”“行,行!”方大庆贱笑道。

  方大庆果然还想打我嫂子的主意。

  “那现在我们可以开始了吧?”方大庆一把搂住女人。

  何香玉笑了一下,任由他搂着。

  方大庆的一张嘴就在何香玉脸上拱着,然后一路向下,弄得何香玉‘咯咯’直笑。

  这下,我开始拍摄了。

  之所以之前没有拍,我就是担心把我嫂子卷进来,这样就容易暴露我,我只需要拍到动作戏就行了。

  方大庆恶狠狠的扒下何香玉的肩带,直接露出了两只又白又软的地方。

  方大庆嘴里啃着,两只手也不闲着。

  我看得火起!说实话,这些天跟着嫂子睡,真是太折磨我了,好几次我都想扑在嫂子身上,痛痛快快的来一回。

  结果,最后都是在嫂子的手中爆发了。

  此时,我竭力控制着自己,两只手稳稳的拿着手机,以免晃动。

  我那个角度刚好是侧对着他们,所以,拍得比较清晰。

  很快,方大庆就掀开了何香玉的裙子,扛起她的双腿,轻车熟路的就怂了起来。

  何香玉开始还是小声哼哼着,但很快就叫起来。

  这声音比动作更能诱惑我。

  我下面也有了反应。

  说实话,论模样,何香玉比起村子里的其它已婚女人来说,还过得去,当然比起嫂子来,差了一大截。

  嫂子那种白领气质更吸引我。

  本来像嫂子这样的人跟我哥是八辈子打不到一根杆上,可阴差阳错的,我哥有一次从几个色狼手里救了嫂子之后,他们的命运就交织在一起了。

  凉席上,一对狗男女忘情的纠缠着,看得我眼馋馋的。

  太阳底下,两个人大汗淋漓,干劲十足。

  趁他们在兴头上,我悄悄的撤退了。

  回到家里,我溜回自己房间,看着视频来了一把。

  当我冷静下来之后,就要考虑解决下一步的问题了。

  现在我手上有了方大庆和何香玉偷情的视频,但是,要把它公布出来是一个问题。

  要在不暴露我的前提下,如何让大家看到这个视频呢?我总不能把手机扔在村子里,让别人捡到吧?这是个盲人手机,一下就暴露我了。

  正当我愁眉苦脸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是小晴打来的。

  我赶紧接了电话。

  原来小晴睡午觉起来,她的脖子落了枕,叫我去帮她按摩一下。

  于是,我给嫂子吱唔了一声,就拄着盲杖出了门。

  没多久,我就来到周小晴院门前。

  她家是一幢三层高的小洋房,在村里是数一数二的,没办法,谁叫她家有钱呢?光这院子都比其它人家大得多了,还是大铁门,可以开小汽车进出的。

  我上前敲了门。

  小门开了。

  开门的竟然是方小凤,方大庆的妹妹。

  她这几年在县城读书,只有假期才会回来。

  昨天,我们还在一起喝了酒,这么多年来她对我不错,至少从来没有叫我‘瞎子’。

  今天她穿着一袭白色的连衣裙,扎着两根粗黑油亮的大辫子,带着甜甜的笑,像极了邻家小妹。

  作为村长的女儿,她从小也没怎么吃苦,所以,那皮肤并不像村里其它女人那么黑,和周小晴差不多白净。

  我装模作样站在那里,“小晴,是你吗?”小凤一下笑了,“是我啊,金宝!”“是小凤啊,你也在啊!”我露出笑容。

  “我刚来找小晴玩,结果她脖子落了枕,就给你打电话了,然后叫我来接你。

  ”“哦,哦,她家里没有人吗?”“没有,都出去了。

  ”小凤一边说着,一边牵着我往里走,然后直接上了楼上。

  我们走进其中一间房,应该是小晴的卧室,立马就感觉到很凉爽了,应该是开着空调。

  然后,我就看到了周小晴。

  她穿着一件睡衣坐在床边,正在看电视,不过她的脖子却是歪着的,果然是落了枕。

  她的那件睡衣很短,下摆在膝盖上方,而领口又很低,当我走近的时候,我完全可以从上方看见领口内的风光。

  她还没有穿罩罩!好白的两团!我的呼吸一下就紧张起来!虽然没有嫂子的大,但是比嫂子的更白,更坚挺!“金宝,快帮我按按,难受死了。

  ”周小晴一副痛楚的表情。

  “让我先摸摸!”我伸出手来,先摸到了她的脸,滑滑的。

  小晴并没有介意,毕竟我是瞎子。

  然后,我摸到了她的脖子。

  “的确有点严重。

  ”我说道。

  “能治好吗?”小晴急切的问道。

  “当然可以,你找个椅子坐好,我从后面帮你按。

  ”于是,小凤搬了张椅子让小晴坐上,我站在了她的后面。

  这下,我看她的领口风光就更方便了。

  真像两个白白的馒头啊!“你轻一点啊,我怕疼!”小晴戚戚的说道。

  “疼肯定是有一点的,你要忍住才行!”我左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右手伸出姆指轻轻按着她的颈部,然后一边问她痛不痛,直到我找到最痛点,然后用拇指从该侧颈上方开始,直到肩背部为止,如此重复十分钟左右,她的脖子已经明显发热,已经渗出汗来。

  其实落枕是由颈肌痉挛造成的,如此按摩之后,可使肌肉松弛而止痛。

  “现在感觉怎么样?”“咦,还真的不痛了!”说话间,我双手稍一用力,她的颈骨发出细微的脆响,随及脖子就复位了!她叫了一声,跳了起来,然后左右扭动了一下脖子,随及笑道:“哈,方金宝,你还真有两下子啊!”“金宝,你还真能干呢!”站在旁边的小凤也夸我。

  “金宝,来,剥瓜子。

  ”小晴把我拉到一边坐下,然后把一把瓜子放到我手里。

  我剥了几颗,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我听小晴对小凤说道:“小凤,我买了几套内衣,你要不要看看?”小凤一撇嘴,“内衣有什么好看的?”小晴笑了一下,“你肯定没有见过。

  ”“那就看看呗!”于是,小晴走到衣柜前,拉开一个抽屉,从里面捧出一大堆衣服堆在床上。

  当小晴拿起其中一件时,我的眼珠子都不会转了!那叫内衣吗?那上面就一块布,什么时候,内衣这么省了?这几个晚上,我看嫂子换内衣时,也从没见过这样节约布料的内衣。

  我看到小凤的脸一下红了。

  “小晴,这怎么能穿啊?”她显得很吃惊。

  “我就知道你不懂!”小晴狡黠的一笑,“这叫‘丁字裤’,城里特别流行!”说话间,小晴瞟了我一眼,我连忙装作一本正经的坐着磕瓜子。

  我一个瞎子,她俩当我不存在。

  “小晴,这、这穿上去,不会勒着吗?”小凤羞羞的问道。

  “不会,很有感觉。

  我穿上给你看看!”小晴妩媚的一笑。

  我看出来了,小晴这一笑,和她刚才正儿八经的样子,那是判若两人!虽然,她也才十八岁,可我听说,城里的女孩子特别开放,初中都开始恋爱,高中耍朋友的多的是,据说,高中想找个处女都难了!然后,小晴就旁若无人的脱了睡衣!她果然只穿了一件小内内。

  我还没回过味来,她连小内内也脱了。

  

“啊?”听着王婷的回答,林三咕咚咽了口唾沫,不可思议的看着王婷,尼玛这是什么情况,短无力这不是形容男人……林三装作不明白,顺着问道,“什么短无力呀?”“就是,你知道的,他年纪大了,房.事总是有心无力,每次都是动几下接着就she了。

  ”刚才答非所问的回答了林三的问题,王婷就意识到不对劲了,可是这种夫妻间的秘密她从未对别人说过,此时一开口,下意识的就想将自己的委屈倾倒出来,想着林三刚才在卫生间里做的事情,她仿佛着了魔一般,若是林三听后……所以她也就强忍着羞赧继续说下去了。

  “那,那你……”林三心潮澎湃,真他娘的刺激,和已婚少.妇谈论夫妻房.事,真他娘的刺激,听这话的意思王婷这个有气质少妇似乎受尽了委屈,要是自己稍微……那以后自己可就不用偷着用她的内库了。

  “我……”王婷说着声音低迷起来,无奈的说道,“我能怎么样,以前没生孩子的时候,他完事后,还会用手指帮我一下,可是生了孩子后,他彻底的不管我了,每次完事后,就呼呼大睡,根本就不迁就我……”听着王婷伤心的话,林三心里暗骂王婷老公暴殄天物,这么好的老婆,竟然只是当做生育工具。

  从王婷的话里,林三已经猜出她老公的想法了,她老公岁数大了,找女人更多的是为了传宗接代。

  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对女人好呢。

  没孩子前他还会迁就王婷,在房.事上也考虑王婷的感受,可是等王婷怀了孩子生了娃,那王婷在他看来和世界上大部分女人一样,就是比男人少了个把。

  “那你是不是经常用手?”林三脑袋一抽顺着王婷的话就说了出来,说完后林三心脏砰砰直跳。

  王婷显然也没有想到林三会这么直白的问出来,她的娇躯一颤,绯.红顺着脖子就爬上了脸颊,羞赧的看了林三半天才悠悠的开口道。

  “三哥,你咋问我这么羞人的问题呀?”林三心头一跳,这小娘们勾人的眼神让他有些难受,一时间摸不准她的意思了。

  他吞咽着唾沫打着哈哈试探的问道,“王婷,那个你要不方便说就不说了,全当我没问,哈哈……”“三哥说的哪里的话,都问出来咋能当没问呢。

  再说了三哥也不是外人是我们家的恩人。

  ”她说着往前走了一步身上的香气钻进林三的鼻孔里,让他浑身舒坦。

  “三哥也猜到了吧。

  我男人做生意,经常不在家一出去就好几天,而我又年纪轻轻,有时候忍不住,就用手……”“哈哈,没事,都是成年人了,三哥理解,你看三哥呵呵,三哥一个老光棍平时兴趣上来了,也用五姑娘咳咳……”林三自爆丑事避免尴尬。

  “嗯。

  我猜到了,刚才三哥还用了道具呢。

  ”王婷说着身子慢慢的往前靠。

  “道具?”林三心头一惊。

  “就是我的内库。

  ”王婷的话让林三大惊,赶忙解释道,“妹子,你听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你内库嗯……从衣服篓里掉出来了,我,我帮你捡回去……”林三一边狡辩着,一边观察着王婷的神情,越说到后面他越觉得不对劲了,因为……他发现王婷眼睛竟然幽怨的盯着他,而且她的眼睛还有意无意的偷看一下林三的下.面,尽管那里已经吓得不敢抬头,但是本身尺寸惊人,平静时候规模也颇为惊人。

  任何一个独守空房的女人都不会无缘无故找个陌生男人解决生理需求。

  在受到丈夫冷落的时候也是王婷了解到女人真正快乐的时候,她多次想要自己的老公带给自己那种快乐,可是从来没得到满足过。

  她的那些玩闹的姐妹多次劝说她让她找个小年轻快乐快乐,年纪轻轻嫁给一个糟老头子连女人的快乐都没有体会到,很亏,要那么多钱干啥,也不快乐。

  今天,在医院的时候她只是当林三是个好人,热情可靠,可是刚才发现林三竟然偷偷的拿着她的内库闻,一开始她很气愤,后来她陡然觉得这是一个机会。

  林三年富力强,而且可靠,尽管有些不堪的行为(三个洞都被塞满爽),正说明自己对他的诱惑大呀。

  “三哥真的吗?内库咋可能从衣篓里自己出来呢?”王婷眼中带着丝丝渴望,努力的让自己显得镇定,她第一次这么主动够引男人,她也害怕,当然她更加担心林三拒绝她,以为她是个脏女人。

  可是她根本就不知道此时林三内澎湃,要不是弄不清王婷的真正意图,他早就动手将王婷推倒在沙发上了。

  身材好气质佳的少.妇被压在沙发上,想想某国两人电影里面的情景林三就觉得浑身刺挠,原本没有任何反应的二号,正蓄势待发,再稍微一撩拨恐怕就会顶上天了。

  “你,你都看到了?”林三索性承认了。

  “我还以为三哥是个老实人呢。

  现在看来,三哥也不是什么好鸟。

  ”王婷嘴上斥责,但是身子却是猛地往前一倒,整个人一下子扑进了林三的怀中。

  这样了林三要是再不明白王婷是什么意思,他可就真是老实人了。

  林三闻着她身上淡淡的发香,故作不知的问道。

  “妹子,你这是咋了?咋倒我身上了呀?”“三哥,你扶我躺下吧,我这会觉得浑身没有一丁点力气,你说我是不是也感冒了?”王婷低着头声音羞涩,可是林三也却清晰的感觉到她的两道目光正直愣愣的盯着林三裤子中已经崛起的某个位置。

  林三也能感觉到王婷肯定是第一次对诱.骗男人,这也让林三心中欢喜,暗道王婷不是个放.荡的女人,人尽可夫的女人林三可没有兴趣。

  “那,妹子,我扶你到沙发上吧?”林三试探的问道。

  “客厅里不方便,还是去卧室吧。

  ”王婷羞涩的说道,若是一会林三要在客厅里做,她会羞死。

  林三脑袋里全是两人电影中沙发上的桥段,床实在是没什么新鲜感。

  “你家这沙发又大又宽敞,就在这也挺好,再说了我一个大男人去你卧室不合适。

  ”“我感冒了,一会不得打针吃药啥的,这在客厅里能做吗?”王婷说着觉得自己脸发烫,这是她能说出的最大尺度的话了。

  王婷隐晦的话让林三内心激荡起来,王婷软绵绵的身体挤压在他身上,他早就受不了了。

  既然王婷都这么主动了,林三若是再怂,那可就说不过去了。

  林三一咬牙,双手大胆的往王婷腰身一圈,在王婷惊叫声中一个公主抱将她揽在怀里。

  低头看着王婷羞涩红透的小脸林三情不自己的低头在她圆润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温香入口。

  “嗯……”王婷娇躯一颤,轻微的挣扎一下,口中发出哼唧的无力抗议。

  林三见一击奏效,哪里还会放手,快速的走到沙发上,将王婷平放在沙发上,看着王婷那渴望而又迷离的美眸,林三哪里还忍得住,浑身的血液涌向一处,某处早就蠢蠢欲动的长枪瞬间达到最强状态。

  “三哥,我好像感冒了,你能帮我打一针吗?”打针这个词是王婷的那些姐妹告诉她的。

  “婷婷,你别着急,三哥这就来帮你。

  ”林三吞咽了着唾沫,激动的连衣服都来不及处理,一下子就上了沙发,趴在了王婷的身上。

  尽管隔着衣服,但是一接触到王婷柔软的身体林三就忍不住了,一双手急躁的钻进王婷的衬衣里,几下就将衬衣的扣子给撑开了,瞬间那两颗精美绝伦的倒水滴就进了他的手里。

  王婷的身体很敏.感,林三一上手,她就觉得一股电流流遍全身,身体控制不住的往上挺,双手从后面用力的抱住林三的后背。

  “三哥,亲我,爱我,我,我好想.要。

  ”林三没想到王婷这么的着急,基本上是一碰就有感觉了,他能够感觉到王婷的身体不停的往上挺,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突出一部正被王婷柔软的肌肤刺激着。

  “婷婷别着急,三哥也想和你再进一步。

  “林三轻声说着,而手已经是往下滑,伸向了王婷腰间,稍一用力,王婷的裤子就出现了缝隙。

  王婷知道林三要将她最后的防线撤去了,她配合着躬身方便林三给她脱,而她呢,也是羞赧的伸手慢慢的朝林三的裤子走去。

  片刻,两人的裤子都没了,林三跪在王婷下.边,看着王婷羞涩的脸,再看看她不停颤抖对身体,以及战战兢兢轻微分开的双腿,林三知道王婷还是有些放不开。

  这也不怪王婷,她没想到自己的身体竟然那么的不安分,竟然对一个认识一天的男人那么的渴望。

  她低着头羞涩的看着林三双腿,二号早就是雄赳赳气昂昂了,她忍不住拿老公的和林三的对比。

  完全不是一个档次,林三的至少比自己那不中用老头的大上一倍多,而且似乎还很米且。

  她相信林三一定可以将她带到姐妹们说的那种快乐的上天的感觉。

  “三哥,你要慢点,我怕承受不住。

  ”王婷扭动着身体,有些害怕的将双腿又闭上了几分,声音有些颤抖。

  “放心吧婷婷,三哥不会用力的,婷婷这么美的女人,三哥咋敢用力呢。

  ”林三伸手轻轻将王婷双腿往两侧分。

  ”嗯。

  三哥,你这有些大,比我老公的大不少,你一会要慢点,我怕疼。

  ”王婷声音颤抖的说道。

  她是真的担心林三不管不顾的猛冲,她娇小而且真的怕疼。

  “放心吧婷婷,我会很疼你的,会轻轻的。

  ”林三做好了所有准备,慢慢的朝前靠去……

“别过来,你这个畜生,呜呜……”杨佳宜的话还没说完,陈大彪就拉过枕头,按住了她的脑袋。

  叫声把其它村民吸引过来就不好了。

  可是下一刻,他却惨叫了起来。

  他松开了杨佳宜,回头一看,只见一个人,正拿着擀面杖,朝自己的后背砸着。

  挨了一下,差一点把陈大彪疼死,他嗷一嗓子坐了起来,一脚把程伟强踹开。

  程伟强嘴里喊着,“你就是魔鬼,你就是魔鬼。

  ”然后又疯了一样,朝陈大彪扑了过来,死死抱住了他的双腿。

  陈大彪都气死了,每每自己准备上杨佳宜的时候,都是这个傻子捣乱,这一次,还是他。

  他也是恼了,抡起拳头,朝着程伟强的脑袋就砸了下来。

  程伟强也不反抗,他大嘴一张,朝着陈大彪的大腿就咬了过去。

  陈大彪疼的嗷一嗓子就惨叫了起来。

  “你给我松开。

  ”陈大彪抡起拳头,猛地砸到了程伟强的太阳穴上。

  程伟强闷哼一声,他的嘴巴,却死死咬着陈大彪的大腿,最后竟然硬生生的咬下来一块五花肉。

  陈大彪惨叫一声,抬腿蹬在程伟强的心口,把他蹬了过去。

  正在这时,房间里却突然响起了一声闷响。

  陈大彪脑袋一疼,一股粘稠的东西,顺着脑袋就流了下来。

  陈大彪伸手一摸,一手红。

  血啊!他转过头一看,杨佳宜手里拿着一根擀面杖,正愤怒的盯着他,“你这个混蛋,还不快滚。

  ”陈大彪都气死了,今晚上来,一点便宜没占到,五花肉却被程伟强咬下来一块,现在更好,直接被杨佳宜开了瓢,他那欲望,一下子没了踪影。

  他盯着杨佳宜,狞狰的说道,“杨佳宜,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就等着你的照片,被大家欣赏吧。

  ”陈大彪说完,转身又朝程伟强踹了一脚,这才踉跄着朝外边走去。

  杨佳宜这才松了口气,当她低头的时候,却看到程伟强直直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强子。

  ”杨佳宜尖叫了一声,赶紧从床上跳了下来,来到了程伟强的身边,伸手把程伟强的脑袋,抱在了自己怀里,嘴里不停地哭喊着,“强子,你醒醒,你醒醒啊,你可不能出事了啊,呜呜……”“嫂子,魔鬼,魔鬼被打跑了。

  ”正在杨佳宜痛哭失声的时候,她怀里的程伟强却声音嘶哑的喊了一句。

  “强子,你真的没事了啊!”杨佳宜看了看程伟强,尖叫了一声,又把程伟强的脑袋,搂进了自己的怀里。

  刚才陈大彪对杨佳宜动手的时候,撕扯过程中,杨佳宜的内衣已经被扯掉,所以当杨佳宜把程伟强的脑袋,抱进了自己怀里的时候,她那大胸,就直接贴到了程伟强的脸上,那个地方,好巧不巧的,正好对准了程伟强那微微张开的嘴巴,程伟强忍不住吸了一口。

  感受到那致命的柔软,闻着那香甜的味道,程伟强的脑袋嗡的一声,他条件反射一般,就用力吸吮了一下。

  “啊……”那地方被程伟强一吸,杨佳宜的魂都差一点被吸出来,她的身子一下子软了,她恨不得搂住程伟强,可是下一刻,她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她赶紧推开了程伟强,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大胸,羞怒的盯着程伟强。

  程伟强知道自己过分了,他赶紧眼神呆滞的看着杨佳宜,掩饰的说道,“嫂子,我想吃馒头,我饿。

  ”“哦,我这就去给你拿。

  ”杨佳宜一听,这才松了口气,原来是他饿了。

  杨佳宜赶紧站起身,朝床边走去。

  看着嫂子的后面,一上一下的扭动,程伟强的鼻血,都差一点窜出来。

  杨佳宜穿好了衣服,去厨房拿了一个馒头,递给了程伟强。

  程伟强大口的吃了起来。

  杨佳宜坐在床边,看着程伟强香甜的吃着,心里却翻滚了起来。

  这陈大彪要是真把自己和强子搂在一起的照片散布出去,自己可就没法活了,以后自己要是再和程伟强住到一起,大家的唾沫星子,都能把自己淹死。

  不行,等天亮了,就去借钱,把厢房收拾一下,让程伟强搬出去。

  程伟强吃完了,躺到了床上,他的脑海里,却一直想着一个问题,要是陈大彪真的把自己和嫂子的照片,散布出去,那嫂子以后还如何在人前站立。

  可是他又一想,咬了咬牙,毛线,要是真的那样,自己干脆把杨佳宜结婚,反正自己是程家捡来的,和程伟峰又没有血缘关系,自己就算是娶了杨佳宜,也不违背道义。

  程伟强想着,慢慢睡了过去。

  杨佳宜看程伟强睡着,就搬了个小凳子,坐到了床边,趴在那里,慢慢的睡了过去。

  她是再也不敢和程伟强一起躺到床上了,要是再被陈大彪再看到,那就更解释不清楚了。

  ……第二天早上,杨佳宜早早就出去借钱。

  到了晚上的时候,杨佳宜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家里。

  她跑了一天,就借了百十块钱。

  她的耳边,还响着村民的声音,“佳宜啊,你也知道,大家都不宽裕,就算是我能够挤出点钱给你,你能还的上吗?”更有那无良的村民趁火打劫,“佳宜啊,今晚上你嫂子不在家,你要不晚上来吧,到时候我就给你钱……”想到了这些话,杨佳宜就气得俏脸铁青,可是冷静下来,她又感到了深深的无奈,自己一个女人家,带着一个傻弟弟,真的赚不来钱啊!看到杨佳宜无力地把百十块钱,放到了桌子上,程伟强一下子明白了。

  嫂子这是愁钱啊!不行,自己得想办法帮助嫂子筹钱。

  可是自己怎么样才能够弄到钱呢?正在程伟强想办法的时候,杨佳宜看着程伟强,一脸歉意的说道,“强子,我们住在一个房间里,真的不合适,要不你到我们桃树园那个棚子里住吧,不然的话,村子里人,该说闲话了。

  ”程伟强一听,如遭雷击。

  自己要是去了桃园,那晚上还怎么和嫂子睡到一起?所以他看着杨佳宜,一脸惊恐的喊道,“嫂子,你不要赶我走啊,我晚上怕鬼。

  ”杨佳宜一听,眼泪掉了下来,“强子,我也不想和你分开,可是,我真的没办法了啊!”看到杨佳宜难受的样子,程伟强的心里,就像是刀扎了一样,他实在不愿意让杨佳宜伤心。

  所以他看着杨佳宜,傻傻的说道,“强子乖,强子听话,我要做那大钟馗,和魔鬼斗争。

  ”程伟强说完,朝杨佳宜握了握拳头,这才离开了家。

  他走在路上,心里越发的恨陈大彪,要不是这个杂碎昨晚上闹腾,嫂子会让自己住桃园吗?他想着陈大彪,突然又想起了他老婆王小翠。

  程伟强冷笑了起来,陈大彪,你想要碰我嫂子,我就先把你老婆绿了,然后再把你老婆的钱掏出来,给我嫂子修理房子,这样的话,我就可以回家住了。

  程伟强咬了咬牙,转身朝陈大彪家里走去。

  程伟强来到了陈大彪家里,悄悄来到了卧室的窗口,朝里面一看,陈大彪不在家里,只有王小翠坐在床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程伟强喊了一句,“嫂子。

  ”王小翠吓了一跳,当她抬起头,看到是程伟强时,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迅速从房间里出来,看着程伟强,笑着问了一句,“强子,你找我什么事情?”强子看着王小翠,傻傻的说道,“我还带着棍子,我还想捅钱。

  ”听了程伟强的话,王小翠又想起昨天晚上没有做成的事情,她偷偷看了一眼程伟强那鼓囊囊的地方,浑身一下子火热了起来。

  她眼珠一转,笑着说道,“好,你去瓜棚等着我,去那里把钱捅出来。

  ”程伟强点了点头,转身朝村外的瓜棚走去。

  王小翠收拾了一下,把抽屉里的一千块钱,装进了包里,然后转身,朝外边走去。

  王小翠刚出去不久,陈大彪就回来了。

  他赌钱输了,要回来取钱。

  当他打开抽屉一看,自己放在那里的一千块钱,没了踪影。

  他一下子急了,拿出手机,就给王小翠打电话,可是王小翠的手机,却已经关机。

  陈大彪转身出了院子,准备去寻找王小翠,让她把钱还给自己。

  他刚出了大门,就碰到邻居张妈。

  “张妈,你看到小翠去哪里了吗?”陈大彪问了一句。

  “哦,刚才傻子来找她,她跟着傻子,朝村外出去了。

  ”张妈很随意的说道。

  陈大彪一听,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

  王小翠和傻子出去干什么?陈大彪满腹狐疑,转身朝着村外走去。

  ……王小翠跟着程伟强,来到了自己家里的瓜棚。

  昨晚上前 戏太多了,耽误了正事,今晚上,王小翠已经决定了,她要省略那没有实质性的章节,直接进入正题。

  昨晚上那股邪火,今天是非发泄出来不可。

  所以王小翠直接把程伟强的裤衩撸下来,伸手抓住了他。

  那东西的尺寸,让王小翠魂都飞了。

  她捏了几下,然后急促的牵着程伟强,来到了床边。

  她把衣服全部脱了,坐到了床上,伸手从包里掏出一把钱,塞给了程伟强,喘息着说道,“强子,来,用你那个,捅我的这里,你捅的越用力,钱就越多。

  ”程伟强也是铁了心要绿陈大彪,再加上王小翠那白花花的身子,也让程伟强的邪火乱窜,所以他也不再啰嗦,伸手接过了王小翠手里的钱,装进了自己的裤衩口袋里,然后挺着自己的东西,直接在王小翠口部顶了一下。

  “嫂子,这样就可以出好多钱了吗?”程伟强傻傻的说了一句。

  那地方刚刚接触,王小翠已经感受到了张伟强的力量与火热,她的那里,已经变得水汪汪一片。

  “嗯,啊……”王小翠娇呼了一声,“对对,就是这样,你用力捅,就会有大把大把的钱出来了。

  ”王小翠说着,伸手抓了几张钱,塞进了程伟强的手里,然后双手搂住了程伟强的臀尖,死命的朝自己的身体搂了过去。

  程伟强再也受不了了,这个时候,什么钱,什么仇怨,都被他抛到了脑后,他现在只想进去感受一下,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到底有什么迷人的风景。

  眼看程伟强就要顶进去,眼看两人就要灵与肉结合,正在这个时候,那棚子的门,却被人一脚踹开,一个彪悍的身影冲了进来。

  王小翠趁着月光一看,吓得尖叫一声,伸手推开了程伟强。

  那个男人,正是陈大彪。

  陈大彪看着两个人一丝不挂的搂在一起,他一下子就明白了。

  “马勒戈壁的,老子的老婆你也敢上,我他么的弄死你。

  ”昨天晚上被程伟强咬掉的地方,到现在还疼得不行,现在这厮竟然来犁自己家的责任田了。

  陈大彪怒不可遏的冲了过去,揪住了刘名扬的头发,把刘名扬给掼到了地上,一阵拳打脚踢。

  “老公,你别打了,别打了。

  ”王小翠顾不得穿衣服,赶紧跑过来拉住了陈大彪。

  陈大彪反手就给了王小翠一记耳光,伸手把王小翠按到了床上,双手卡住(姐弟乱性)了她的脖子,用力掐着,嘴里还不停地骂着,“贱人,竟然背着我偷人,我他么的掐死你。

  ”王小翠被掐的直翻白眼,她的双手双脚不停地乱抓乱踢,可是却根本无法摆脱陈大彪,眼看她就要被掐晕过去,可是下一刻,陈大彪却惨叫一声,迅速松开了王小翠。

  他转过了身,一眼就看到程伟强抓着一把西瓜刀,又朝他凶猛的砍了过来。

  看着程伟强一副不要命的样子,陈大彪吓得一下子蹦到了瓜棚外边,顺手关上了门,在外边疯狂的吼道,“傻蛋,你他么的还敢和我凶,我这就报警,让警察过来,把你抓紧大狱去。

  ”王小翠一听,都吓疯了,这要是传出去自己偷汉子,那自己以后还如何在村子里抬头。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b.aspx?6563.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b.aspx?7776.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b.aspx?6208.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b.aspx?1774.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b.aspx?2685.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b.aspx?395.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b.aspx?4530.html

https://www.braceletsonline.top/twb.aspx?2307.html